“你说说你,真不知道让人说你什么好,”秦母忍不住又埋怨起儿子来,“当年你想帮张慧琳办法有的是,可你就非得选择最不靠谱的一种。www.piaoliuwx.com”

    “人家张慧琳根本就不让你碰,这说明什么呀!说明就算你当年不娶她,用其他的办法帮她,她也一样能走得出来。”

    “妈,你就不要再说了,”秦相佑抓了抓头发懊恼道,“我早就已经后悔了,这要是当年春丫能把怀孕的事告诉我,那我肯定就不会离婚的。”

    “哦!合着你还怪春丫啊!”秦父一下就来气了,“我看你也别想着和春丫复婚了,就你这个混账东西,最好还是孤独终老去得了。”

    “我哪有怪春丫,”秦相佑很是委屈道,“爸,妈,你们可一定要帮帮我,虽然这些年来春丫不阻止我和韵韵接触,但我看得出来,她心里头对我怨气大着呢?光靠我一个人的努力,想和春丫复婚恐怕很难。”

    “呵!”秦母冷笑道,“算你还有点自知之明,就你干出来的混账事,春丫没恨死你就不错了,你还想让春丫跟你复婚,吃屎去吧!”

    话虽然这样说,但秦母还是希望儿子能和春丫复婚的,不过也清楚,这肯定很难。

    “行了,现在说跟春丫复婚还早的事,你还是先和张慧琳把婚离了,再来说跟春丫复婚的事,”话说着,秦父就一脸不耐烦的样子,“滚滚滚,你赶紧滚,我现在一看到你就烦。”

    “对了,春毅带回来的那个对象到底是怎么回事。”秦相佑问道:

    秦母简单的把事情说了一遍,就也一脸不耐烦的让儿子赶紧滚。

    而等秦相佑带着秦清瑞离开了,秦母才看着丈夫问道:“你说,相佑和春丫复婚的事有几分把握。”

    “唉!我这心里怎么就一点谱都没有呢?就相佑当年干出来的混账事,春丫怎么可能会跟他复婚,反正要是换成我,我肯定打死不会复婚的。”

    “谁说不是呢?”秦父愁着一张脸说道,“不过为了让韵韵有一个完整的家,咱们就算再怎么不愿意也必须帮帮他混账。”

    “真是欠了他混账玩意,”秦母气呼呼说道,“他秦相佑就是来讨债的,咱们真是前世欠了他,这辈子才尽替他操心。”

    与此同时,程家这边。

    程春丫和程春毅带着韵韵从外面玩回来,让韵韵回房间去睡觉后,一家四口就坐在客厅里聊天。

    “姐,你真不打算就再找个人嫁啊!”程春毅边吃着水果边说道,“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根本就放不下秦相佑那个混蛋,所以才没想着再找个人嫁。”

    想当初程春毅从部队回来得知自己姐姐离婚的事,他气得都想杀人了,立马就去找秦相佑算账。

    这要不是当时父母和姐姐拦着,不然他当时恐怕就直接把秦相佑打死了。

    “你说这话是在侮辱谁呢?就秦相佑那样的死男人,我会放不下他,”程春丫不屑给了弟弟一个白眼,“在你眼里,你姐就是那么犯贱不成,这也就看在你是我弟弟,不然就冲你这番话,我高低得给你一顿好瞧的。”

    “你说说你,吃都管不住你的嘴,”程母不满看着儿子说道,“就秦相佑那个狗东西,你姐会放不下他,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来,我看你还是赶紧回去部队算了,省得看到你就来气。”

    程父虽然没有说什么,但也是非常不满看着儿子。

    程春毅不由咽了下口水,怎么感觉自己好像干了什么大恶不赦的事呢?

    “我这不就是关心关心我姐而已嘛?你们有必要这样吗?”程春毅很受委屈说道,“我姐还这么年轻,就应该再找个人嫁了,不然等她将来老了,身边没有个知冷知热的老伴,那得多可怜啊!”

    “行了,你还是管好你自己的事就行,少来管我的事,”程春丫瞪了程春毅一眼,“谈个对象都能搞出来一堆破事,让爸妈跟着受气不说,还要替你担心,所以我就想不明白了,你怎么就还有脸来管我的事。”

    “你姐说的没错,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就行了,别瞎操心你姐的事,”话虽然这样说,但程母立马话锋一转,“春丫啊!其实你弟弟的话还是挺有道理的,这眼看韵韵也已经五岁了,要不然你再好好考虑考虑。”

    “虽然你不想再找个人嫁了,这我和你爸也不会逼着你非得再嫁人,但我们打心眼里还是想让你再找个人嫁的,这女人啊!说到底身边还是得有个知冷知热的男人,那日子过得才舒心。”

    “是啊!春丫,你就再考虑考虑,”程父也跟着劝道,“你还这么年轻,不应该就非得守着孩子不嫁人,说到底还是得再找个人嫁。”

    “爸,妈,怎么连你们也瞎起哄呢?”程春丫很是不高兴说道,“反正我是不准备再嫁人,你们二老要是实在嫌弃我,那我就找房子搬出去,省得碍你们的眼,非得逼着我再找个人嫁。”

    话一落下,程春丫就起身回房间去。

    “都怪你,”看着女儿生气了,程母自然就迁怒到儿子身上,“要不是因为你,我和你爸也不会劝你姐再找个人嫁。”

    “妈,你这也太不可理喻了吧!”程春毅很是不满道,“明明是你和我爸也希望我姐再找个人嫁了,怎么就全都成了我的错。”

    “你还说,”程父真恨不得拿起鞋子抽儿子一顿得了,“难道不应该怪你吗?要不是你先提起来,我和你妈会说出那些话惹你姐生气吗?”

    “滚滚滚,赶紧滚回你的房间去,看着你就来气,我看你还是快点回部队去得了。”

    程春毅能说什么,自然是赶紧麻溜的滚回房间去。

    “这臭小子,尽会整幺蛾子,”看着儿子回房间去,程母还是一肚子的气,“都说孩子越大越懂事,可他臭小子却倒着过来,越大越让人操心。”

    说到底,程母还是担心儿子在部队的前程,也不知道那个白晴雨的父亲会给儿子什么小鞋穿。

    唉!真是操心死她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