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尔拥有一把能够直接命中神核的黑剑。www.jiuwangwx.com”

    范达尔在飞船当中向复仇者们介绍他们即将面对的敌人:“希芙就是输在了这里,她受得伤很重,险些当场去往瓦尔哈拉,现在还在阿斯加德接受治疗……”

    所以,所有的阿萨神族必须要避免自己被那把剑以任何形式直接命中。

    “但为什么?”

    驾驶位置上的托尼·斯塔克回过头来:“总不能那混蛋突然有一天精神病发,就决定要弄死所有的神吧?”

    “他们来自于一个神的虔信者种族。”

    沃斯塔格显然做过充分的调查:“但简单来说,他们的神是个混蛋。”

    宇宙当中并不是每一颗星球都适宜居住,而生活的困顿往往会迫使人们祈求神灵眷顾——这并不是什么羞于启齿的话题,毕竟早期的地球人也做过类似的事。

    而接下来所发生的事就很好解释了,失去一切的人往往容易走上极端的绝路,而倘若这样的人恰巧拥有强大的力量,那更是容易形成宇宙当中的灾害。索尔他们根据海姆达尔提供的信息迅速定位到了屠神者所在的星球,就在格尔即将用自己的漆黑常见贯穿一位神的胸膛时,他的身后传来了呵止的声音。

    “住手。”

    索尔说,他举起手中的缪尔尼尔,浑身上下窜起电流:“你的暴行就到此为止。”

    “神?”

    浑身被漆黑雾气所包裹的格尔站了起来,他转过头,空洞的眼睛看向索尔所在的方向:“噢,又是一位神……还有神的仆从们。”

    “重新强调一下。”

    斯塔克忍不住说:“我们是朋友,不是仆从。”

    “而且现在早就已经不是信神的时代了。”

    娜塔莎补充道:“人类有人类自己的生活。”

    双方洽谈不成,战斗一触即发。然而实际上,凡人和阿萨神的组合几乎连第一个回合都没有撑下去,格尔的力量似乎永无止境,而无论是枪械弹药还是雷神的雷霆都很难对它造成有效的伤害。

    “阿萨神,你和我上次遇到的那一个一样弱。”

    格尔笑了一下,没有鼻子的一张脸令他的笑容显得格外可怖:“那个施法者拼着最后一口气逃了,可惜神核受到重创,他根本活不下来。”

    施法者,索尔的瞳孔皱缩,他想起了塞尔温曾经说过的话——宇宙当中的任何位置都已经无法定位到洛基。

    “那是针对你们这些阿斯加德的神特意调整过的诅咒。”

    格尔笑了起来:“没有人可以从中逃脱——”

    “你这混蛋。”

    亮白色的雷光从索尔的身上迸射出来:“我现在就杀了你!”

    “……”

    几分钟后,复仇者们近乎是全军覆没。

    就在格尔即将挥出致命一击的时刻,一个绿色的魔力方块突然张开,将所有人笼罩在其中,随后方块骤然收缩,仙宫勇士们和复仇者在戈尔的面前生生消失了。

    连同他们原本所在的土地,都被切割出了齐齐整整的方形轮廓。

    *

    另一边,宇宙边境。

    “加快速度?”

    洛基问:“你能在这种地方突然变出一辆车?”

    那当然是不可能的,塞尔温在法术的造诣上并不很高,只见他活动了一下肩膀,毫不犹豫地将洛基横抱起来。

    洛基:??

    没等他斥责出声,强烈的加速度就将他狠狠按在了对方的身上。

    塞尔温几乎像是出膛的炮弹一般弹射了出去,以洛基的动态视力,能够清晰地看到他原本所站的那片地方因为冲击带来的反作用力而呈现出了蛛网一般的裂痕。

    魔力强化双腿所带来的爆发力几乎能让他一步就跃出十几米,这种速度比在原野上飙车更甚,从洛基的角度,可以近距离观察到对方眼角下面逐渐蔓延起来的透明细麟。

    “你为什么会是人龙混血?”

    洛基突然问。

    “我不记得了。”

    虽然保持着高速的移动,但赛尔温的呼吸还很平稳:“很久以前就是这样——但我还隐约记得自己是从两个人类那里诞生的,双亲当中并没有哪一个是龙。”

    都怪托尼·斯塔克所提出的构想实在太有精神冲击,让他忍不住想多解释一两句。

    洛基:“……”

    现在连他也不得不去脑补这种惊悚的画面了。

    等到他们彻底接近龙神法拉戈尔的尸体,才彻底感受到了这位宇宙守护者的身形雄伟。

    他们两个人站在法拉戈尔的脚边,甚至还没有对方的一个指甲尖大,巨龙的身躯化作肉眼看不见尽头的冰封山峦,静静伫立在这片空旷的荒原上。

    “太可惜了。”

    赛尔温叹息道:“这种体型的龙神寿命往往以亿年计,从无数文明诞生之前就一直守在这里,没想到如此轻易就被人杀死了。”

    “它的尸体你打算怎么办?”

    洛基看着法拉戈尔的尸体,龙皮能够制作拥有对魔力的战甲,龙骨是制剑的材料,这种生物高度的魔力亲和性意味着浑身上下所有的零部件都是良好的施法材料。

    然而眼下这头龙的体积已经远超过普通工匠能够处理的范围,它的本体虽然已经死去,但神经和流通魔力的脉络却能保持活性许多年,尤其是在这种冰封环境下,倘若不能够妥善入殓,被有些人利用的话很容易会造成次生灾害。

    ——让他既眼馋又痛惜。

    “一般来讲,死去的龙会回归自然环境,成为星球构造的一部分,比如植被和土壤。”

    赛尔温说:“但这周围全是岩石和冰原,没有别的生命形式,所以就需要手动抽出活化的部分。”

    只见他从脖子处拽出一根坠着骨笛的项链,用力一吹。

    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来,空气当中的魔力却开始无端躁动。

    “等等,这是什么?”

    洛基看着他:“人类的指骨——你用你自己的一部分做成了笛子?”

    塞尔温没有回答,金色的传送门在空中徐徐展开,名为橘子的龙从传送门里探出头,收起翅膀驯服地卧在他们身边。

    “好姑娘,带我们去它的心脏那里。”

    赛尔温摸了摸龙的脖子。

    橘子高高扬起头,法拉戈尔的尸体上凭空裂开了一道能够容纳两个人通过的缝隙。

    “走吧。”

    塞尔温说:“走到心脏的位置,又是一段遥远的路途。”

    *

    索尔睁开了眼睛。

    “奥丁啊。”

    范达尔挤在他的身旁感叹:“刚刚那一刻我还以为自己要去瓦尔哈拉了。”

    “当场战死的人才能去瓦尔哈拉。”

    沃斯塔格认真反驳:“那种诅咒不会让你立即死去,而是衰弱致死,对阿斯加德人来说非常歹毒。”

    所有人缓过神来,他们被传送到了一处山洞里,每个人的脸上身上都很狼狈。在场唯一站着的是一位黑发绿眼的青年,头戴金色大角盔,身上穿着印有tva标志的短袖衫。

    “洛基?”

    霍根下意识出声,随后又仔细辨别着眼前人的长相:“不……你不是,你是什么人?”

    索尔也看着他,眼前这个人的长相和自己记忆当中的洛基相似但不同,可整体带给他的感觉却非常接近:“你用了改变外貌的法术?”

    “如果你们是想问我的名字,那么毫无疑问,我就是洛基。”

    青年冲着他们所有人宣告:“具体来说是你们这个宇宙当中洛基·奥丁森的变体。我在进行跨越世界的旅途当中,正好看见你们差点要死了……就顺手救了一下,不用在意。”

    自称洛基的青年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类似秒表的东西,他对着上面的指针左看右看,露出有些不解的神情。

    “怎么这么早?”

    他说,语气迟疑了起来:“原本不应该这么早……这也是世界与世界之间的不同?”

    “等等,如果你也是小鹿斑比,能不能解释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托尼·斯塔克的面罩弹开,露出钢蓝色的眼睛:“你说你来自别的宇宙?”

    “我很赶时间,先生们,我不能在一个世界里停留太久。”

    洛基语速很快:“如果一定要回答的话,是的,别的宇宙,还有别的时间——这条宇宙当中的我为了维护时间和平而工作。”

    “听上去是个了不起的职业。”

    范达尔喃喃自语:“很难想象是洛基。”

    眼前的洛基比他们熟悉的那一位看起来要年长一些,索尔注意到,他的手臂上有刚刚愈合的伤口。

    “你们刚刚——那是格尔?”

    洛基像是才反应过来般喃喃自语:“不对,这太早了——你们过早地遇到了格尔,而在原本的时间线上,要用更多的时间才会遇到他。”

    索尔看上去像是完全没听懂,湛蓝色的眼睛里透出清澈的迷茫,而娜塔莎和斯塔克则若有所思:“在你的世界里,他出现得更晚一些?”

    “没错,你们要经历更多的磨练和……痛苦,没错,痛苦也是催人变强的要素之一。”

    洛基看了一眼索尔,他的两只眼睛都还很完整,是过去那种年轻、莽撞又爱出风头的模样:“现在的你们没办法对付格尔。”

    “就像是刚出新手村的玩家没办法提前挑战boss一样。”

    斯塔克听懂了,他嘟囔着:“这可不是个好比喻,听上去我们的宇宙是个糟糕的rpg游戏。”

    时间线开始变得混乱了……身穿tva制服的洛基冲着大家摆了摆手:“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