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瞿棠彻底怔住。www.chixinge.com

    他呆滞在那儿,那仆人以为瞿棠这是同意的意思,将瞿棠身上的被子彻底掀开,手不安分地在瞿棠身上摩挲。

    瞿棠一个激灵,赶忙将人推开,结结巴巴道:“你你你想干什么?”

    那仆人笑起来时能看到酒窝和尖尖的虎牙,天然能让人卸下警惕心:“我来服侍小少爷啊。”

    瞿棠:“不不不、我不需要你服侍。”

    “难道小少爷是想要选别人?”那仆人脸色暗淡下来,不甘心地凑近瞿棠旁边。

    小少爷身上被焐的出了点细小的汗,两手紧张得抓住被子不肯放,生怕他会吃人似得,说话时能看到嫣红的舌尖,然而每当和他眼神对上时,小少爷又紧张兮兮地连话都不会说了,舌头似乎都要打结似得。

    哪怕明知道小少爷是个什么脾气,他还是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我哪里不够好,小少爷不是一直都最喜欢我吗,莫不是有了新欢便忘了旧爱?”

    他凑的越来越近,似乎下一秒就要亲上瞿棠,瞿棠想要将人推开,手却是碰到了他还散发着热度的腹肌,瞿棠手跟着火似得又想要干净放开,手腕却是被人紧紧抓住不肯放。

    瞿棠快要哭了:“你到底想干什么?”

    仆人道:“小少爷不喜欢?这可是我为了小少爷特地练的。”

    哪怕他一直笑着,语气越是越来越带有逼问的口气,瞿棠一直退到冰冷的墙壁上,无处可退,只能直面仆人。

    瞿棠心里委屈地要死,“那么硬的东西我才——”不喜欢。

    话没说出口,心脏猝然剧烈跳动起来,瞿棠只能将剩下的话咽了回去。

    原身到底有什么爱好啊,为什么会喜欢硬邦邦的腹肌——又不是自己的。

    瞿棠话说道一般,似是被什么东西吓到似得,惊恐地瞪圆了眼,泪花不断涌现,大有你再过来我就哭给你看的样子。

    仆人只得说道:“对不起,小少爷别生气,我只是怕小少爷半夜害怕,所以才过来看看。”

    他怪异地瞅了一眼瞿棠。

    换做平时,小少爷要么就欣然同意了,要么就发脾气让他滚,现在看起来倒像是他在故意欺负小少爷似得。

    怪娇气的。

    仆人松开手腕,看到瞿棠手腕上的一圈红,动作一滞,他有用那么大的力气吗?

    他故意磨磨蹭蹭地,在离开时用手轻轻掐了下小少爷的手腕。

    瞿棠皙/白的皮肤上立刻起了一道红印,宛若在雪山里盛开的玫瑰,艳丽而又旖旎,偏偏这时瞿棠眼角还带着泪,要落不落。

    一股无名的火气疼地从他心头冒气,仆人摁了摁自己的指尖,试图压住这突如其来的火气。

    瞿棠抽抽涕涕道:“我才不害怕呢。”

    话音刚落,呜呜的哭声又传了过来,周围阴风似起,瞿棠听到了水滴落下的声音。

    滴答,滴答。

    黑暗的环境中,这水声便格外显著,瞿棠瞬间哑了声,眸子不断转动,忽然有点庆幸自己是靠着墙的。

    至少声音来源不会从身后出来……趴?

    那水声滴落的声音越来越快,瞿棠眨了下眼,一个荒谬地想法蓦地闪现:不会那根本不是水,而是血吧?

    “小少爷。”

    瞿棠发出一声急促:“啊!”

    发现出声的是仆人,他恼羞成怒地从床上抄起一个枕头砸了过去,“别出声,你吓死我了。”

    仆人求饶道:“对不起小少爷我错了,作为赔罪,我陪你睡吧。”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瞿棠憋憋嘴:“我都不知道你叫什么。”

    仆人眼睛一下亮了起来:“阿笑,小少爷忘了吗,这名字还是您给我取的。”

    瞿棠被吓得狠了,也不敢说自己一个人睡,眸子咕噜一转,聪明道:“那你给我守着,不准做别的。”

    阿笑道:“我知道,管家都给我们吩咐过了。”

    当然,管家的原话是小少爷想要一个人陪着他睡觉,小少爷没说的话就安心陪着,如果有别的需求就按小少爷说的遵守。

    他家里贫寒,小少爷早就又对他的容貌青睐有加,想着或许能靠这个机会趁机上位,晚上被瞿棠拒绝后,心里不甘心,便偷偷摸摸地闯了进来,即使被小少爷打死,好歹会获得一笔丰厚的赔偿金。

    不过既然小少爷没有这方面的意思,阿笑也乐得自在:“小少爷放心,我一定会安安稳稳地守着小少爷的。”

    瞿棠这才明白他们先前说的服侍是什么意思。

    暗地里唾弃自己思想龌龊,瞿棠心虚地摸着自己的鼻尖,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将被子掀起,往旁边挪了挪,空出一个位置来,给阿笑睡。

    阿笑惊愕:“不用不用,我守在沙发上就行了。”

    阿笑正要起身,衣角被人拽住,那是一只一看就没有做过粗活的手,细腻漂亮,指尖浑圆粉润,骨节分明,顺着这双手腕看过去,是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眼尾微微耷拉下来,阿笑这时才发现,他们少主眼角有一颗浅浅的黑色小痣,勾人的很。

    小少爷什么时候长得如此漂亮了?

    阿笑喊道:“小少主?”

    “别、别走。”瞿棠手指搅在一起,“你在我旁边陪我,好不好?”

    知道是求人,瞿棠说话时的声调特地放软了很多,带着江南水乡特有的小奶音,眼睛水汪汪地看着阿笑。

    阿笑放在腿旁的手不自觉地动了两下。

    小少爷到底明不明白,邀请这种事,不是什么场合都可以的啊,他柔声道:“好。”

    床塞下两个人绰绰有余,只是被子有点小,不免要挤在一起。

    瞿棠是个实在人,他邀请阿笑来睡的,不能让阿笑着凉,将被子朝着阿笑的地方挪了挪,刚好盖住阿笑的身子。

    他往被窝里握了握,哪怕外面还有哭声,旁边有个人,也另他安心了很多。

    系统:[……这人是笨蛋吗,知不知道睡在他旁边的是游戏npc]

    眼看着瞿棠越睡越熟,系统忍不住出声提醒道:【你别睡了】

    现在正是半夜,瞿棠是个平时连熬夜都不会熬的乖孩子,脑袋埋在枕头里,嘟囔地问道:“为什么呀?”

    旁边的阿笑听到声音:“小少爷?”

    系统:[……这果然是个笨蛋!!]

    系统道:【你在脑海里说话就可以了,不需要特地读出来的。】

    顿了顿,他看着旁边僵直的阿笑,继续说道:【你看看你现在的地方,你旁边的人也不是——】

    滋啦,涉及关键信息,系统的声音被屏蔽掉了。

    系统气急败坏地看着瞿棠睡地越来越沉。

    瞿棠觉得吵,用枕头捂住了耳朵。

    他睡姿不是很好,睡到一半便放下枕头,试图抱住旁边暖呼呼地东西。

    阿笑睡到一半,蓦地感觉到小少爷距离自己越来越近,手放在他的腰间,阿笑脸色一变,猛地睁开眼,紧紧盯着瞿棠,见瞿棠真的只是睡姿不好,没有别的意思,他内心有点遗憾。

    小少爷的手放的位置不对,阿笑僵在原地等了半天,不仅情绪没有平和下来,反而觉得身上越来越燥热,柔软的肌肤紧贴着他的身体,淡淡的奶香味徐徐传来。

    阿笑深呼吸一口气,试图将小少爷的手拿走,他的手更碰到瞿棠的手腕,便看到了先前被握出的淡淡红痕,如今已不像先前那样艳丽,反倒像是玩了什么特殊的花样一般。

    就在他愣神的时刻,瞿棠翻了个身,一只脚横跨在阿笑身上。

    不知碰到了哪儿,阿笑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哼,原来的笑容慢慢消散,转而是一双幽邃的眼,不断在瞿棠的脸上徘徊。

    他还是第一次发现,这个骄纵的小少爷竟有如此好看的皮囊。

    阿笑指尖在瞿棠的皮肤上轻点了一下,充满了胶原蛋白的皮肤又软又富有弹性,任凭他恶劣地多点了几下,也没有唤醒瞿棠。

    可真是不舍防备啊。

    系统眼看着这个局势越来越奇怪,不由喊道:【你快起来。】

    “唔,不要。”瞿棠睡得迷迷糊糊的,用力抱紧了旁边的大暖炉,“我要睡觉。”

    系统怀疑自己的这个宿主到底能不能活过第一天了。

    又娇气又蠢,说了多少次对话不要说出来,结果还是照旧这么做。

    还好是新手副本,除了关键线索不能说以外,系统可以给出一些警告:【你快起来,旁边的人准备动手了。】

    然而阿笑的手转了个弯,只是碰了碰瞿棠的后颈,像是偷到糖果的小孩一样,眉眼一弯,笑了起来。

    系统狐疑地看了眼自己的后台,上面的确有红色警告,但不如同他想的那样。

    【阿笑好感度+50】

    砰——

    门外发出一声巨响。

    瞿棠被惊醒,惊慌失措地看着门外。

    像是一只被突然吓到的小猫,全身毛发竖起。

    阿笑安慰道:“没事,我去看看。”

    不需要他出去,没过一会儿,门被敲了两下后,外面的人压低音量喊道:“小少爷,睡了吗?”

    瞿棠听出了这个声音:“进来吧。”

    进来的是管家,他仍一丝不苟地穿着一身西装,头发平整地梳好,似乎一夜没睡的样子,他礼貌地道了一声我进来了,才开始往里走。

    他身后还跟着几个人。

    离得远,天色又暗,瞿棠没能看清。

    管家过来,瞿棠就跟有了主心骨似得,问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呀?”

    “有些不安分地小虫子。”管家笑的柔和,“我已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