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手电筒给了瞿棠也没用,就算再给他十几个胆子,瞿棠也不敢拿手电筒照着那只鬼,他心里存了些小心思,想着把手电筒给君长央,到时候真要开手电筒直面鬼怪,那也是君长央,和他没关系。www.anningwx.com

    瞿棠露出满意的笑容,两个梨涡里似能盛着皎洁光辉的月光,“对了,鬼在外面守着的话,我们是不是就出不去了?”

    “不清楚。”君长央大步走到窗前,哗啦一下拉开窗帘,露出藏在后面的窗户,“可以从这里走。”

    推开窗户,徐徐晚风吹进房间里,从这个角度能一下看到路灯散发着微弱的光芒,树影影影绰绰,哗啦啦的随风而动,星光点缀着黑蓝色的幕布,围绕在明月之旁,让人不由生出一种独属于晚上的静谧。

    地上的影子却又像是另一个世界,树枝肆意生长,路灯被繁茂的枝叶挡住,看不到半点光,月亮留流着鲜红的颜色,看不到任何活着的生命。

    君长央收回眼,注意力重新放在城堡上。

    城堡外的墙壁上接着管道,房间左下方位置有一个小阳台,大概够一个人站立,君长央道:“可以跳那儿。”

    瞿棠硬是挤出一个空位来,小脑袋凑在君长央手旁,往左下角看去。

    瞿棠:“……这是五楼。”

    “怎么?”

    “那个阳台在三楼。”

    君长央语气不善:“我能看到。”

    “假设一个房间2米,那可是4米的高度啊!”

    君长央:“对。”

    “对??”瞿棠惊呼,“跳下去会骨折的吧!”

    都进了这种诡异世界里,就算真骨折,也好过面对外面的鬼怪吧,君长央不耐烦地刚要出声,对上瞿棠蹙眉苦恼的表情,改口道:“我可以带你下去。”

    ……算了,毕竟是个新手玩家。

    君长央是个行动派,大手直接拦过瞿棠细瘦的腰肢,轻轻往上一提毫不费力地将人提了起来,嘴里嫌弃道:“你不吃饭的吗?那么轻一个。”

    瞿棠被提在半空中,恐惧地看着窗外深不见底,脑袋一阵眩晕,两手两脚同时绑住君长央的身体,跟袋鼠一样挂在君长央身上,哭道:“别,我害怕。”

    这姿势让君长央无法行动,君长央捏了捏瞿棠小腿上细腻的软肉:“放松点,你这样我动不了。”

    “不不不。”瞿棠小脸上都是泪水,“我恐高。”

    一头埋在君长央的肩膀上,身体轻微抖动,他也知道君长央已经很努力的帮他了,有什么好哭的,但又实在是害怕的紧了,细碎的哭声溢出,飘进君长央耳中。

    君长央没办法,随手将椅子转了个圈,把人放在椅子上,半跪在瞿棠面前,烦躁道:“别哭了。”

    像是被吓到一样,外面的哭声也跟着停止。

    瞿棠呆愣地看着君长央,连哭都忘记了,“你、你好厉害!”

    “嘘。”君长央手指竖在瞿棠唇边,压低声音,屏气凝神,仔细听着外面的声音。

    灯光落在君长央睫毛之上,在他皮肤上形成扇形,鼻梁挺的笔直,一双黝黑的眼深深嵌在他的脸上,让他多了几分生人勿近的威严感。

    瞿棠小声咽了一口口水。

    咚咚咚。

    三下节奏一致的敲门声。

    又是咚咚咚三下,每次停留时间一样,仿佛有个人拿着秒表在旁边数拍一样,不急不慢。

    瞿棠紧张得问道:“怎么办?怎么办?不会是那只鬼要进来了吧?”

    很显然,鬼不会这么有礼貌,但深入虎穴后还有闲情逸致在这儿敲门的,必不是善茬,君长央起身,手压了下瞿棠的脑袋:“放心,不是那只鬼。”

    瞿棠一下拉住君长央:“就算不是那只鬼,别的鬼也很可怕啊!”

    君长央沉默片刻,将瞿棠护在自己身后,嘱咐道:“我去开门,如果遇到危险我会把你推出去,我善后。”

    “不要不要。”瞿棠忙不迭地摇头,“我要跟在你旁边。”

    “不需要。”君长央毫不犹豫地说道。

    似乎意识到这样说话太直白,君长央少有地开口解释道:“你在,会拖我后腿。”

    瞿棠呆了呆。

    他倒也不生气,仔细一想还真是这回事,他在君长央身边,君长央肯定要分神保护他,于是他点了点头:“对哦,你好聪明,那你记得小心点!我保证跑的远远的。”

    系统:[……]

    这人是在骂你实力弱啊!你为什么一点上进心都没有呢!

    瞿棠听不到系统的咆哮声,乖乖地跟在君长央身后,他身材本来就娇小,站在君长央身后更是一点都没办法被察觉。

    君长央打开门。

    站在外面的是个熟人。

    “请问,小少爷在这里吗?”

    听到这声,瞿棠兴奋地探出个脑袋:“管家!”

    门外的影子、哭声和鬼都都消失不见了,瞿棠像一个小炮弹一样,兴奋地跑进管家怀抱里,漂亮的脸蛋上毫不吝啬地开出一朵灿烂的微笑来:“管家你终于来了!吓死我了,你刚刚去哪儿了?我找了你好久,你……”

    君长央站在原地,打断了瞿棠的话:“小少爷刚刚迷路了,既然人已经找到了,那我先走了。”

    管家笑着点点头:“好,那我带小少爷回房了,麻烦你了。”

    “嗯。”君长央意味不明地嗯了一声,发现瞿棠围在管家身旁,不由加重语气,说道:“小、少、爷,再见。”

    瞿棠正是和管家久别重逢的时候,连语气都变得甜了起来:“好哦,再见。”

    可惜这份甜不是冲着他的。

    瞿棠跟着管家头也不回地走了,只留下君长央一个人站在原地,内心生出无法控制的怒火,他双手插兜,朝着另一个方向走了好几步,不信邪地回过头,只看到瞿棠欢呼雀跃的背影。

    小没良心的,前面跟的那么紧,现在倒好,连个敷衍的挽留都没有。

    瞿棠跟着管家回到卧室,这才注意到外面天色黯淡。

    他这才想起,先前透过窗户看外面时也是黑色,只是他当时就顾着那么高的楼,没想到这件事。

    可明明他和管家分开时才早上啊,时间竟过的这么快吗?

    瞿棠问:“我走丢多久了?”

    “快一天了,所以大家都很担心。小少爷饿了吗?要吃晚饭吗?”

    瞿棠摇摇头。

    他的饱腹感还停留在早上刚吃完饭的感觉,一点点都没察觉到渴或者饿。

    管家颔首:“好的,那小少爷要洗个澡吗?”

    瞿棠身上灰扑扑的,又都是汗,早就觉得难受了,听罢连连点头:“要要要!”

    管家打开卧室的房门,站在外面:“热水和衣服都已经准备好了,我在外面候着,小少爷有事随时可以喊我。”

    瞿棠进了门。

    他看了眼钟表上的时间,9点半。

    整整12个小时过去了,如果时间流速是同步的话,他为什么能感到累,全感不到饿呢?

    瞿棠心里一惊,喊道:“系统!”

    系统立刻接道:【怎么了?!】

    语气格外热烈。

    它宿主终于要意识到这里存在两个时空了吗!它早就说过嘛,哪怕是再蠢的玩家,经历一天也会有质的飞跃。

    系统鼓励道:【你发现了什么?】

    “我忽然想起来……”瞿棠摸着肚子,眉头拧起,懊恼地说道,“我白白少了一个栗子蛋糕啊,可恶,失策了,早知道应该和管家要一个栗子蛋糕当晚饭的。”

    “系统?你怎么不回我了?”见系统迟迟不出声,瞿棠奇怪地喊道,忽又意识到什么,警觉道,“难道你早想到了,却故意不提醒我?”

    他就知道,系统不是什么好东西!

    瞿棠唉声叹息,将上衣脱下扔进脏衣篓里,对栗子蛋糕念念不忘:“系统,你说如果我再找管家要一份,他会给我吗?”

    系统劝道:【洗洗睡吧。】

    瞿棠:“好趴。”

    浴室里没有椅子,他一手扶在洗漱台上,另一只手解开皮带,余光瞥见镜子里的东西。

    瞿棠整个人顿住,目瞪口呆的看着镜子里的东西。

    那是一团黑雾,里面包裹着一个人,或者说,是一只鬼。

    镜子里的鬼肩上的伤口还在流血,血液顺着从镜子里流出,像一条小蛇伸出红色的蛇信,游走到瞿棠手上,瞿棠一惊,皮带清脆落地,他一个没站稳,朝后倒去。

    跌入管家早就准备好热水的浴缸中。

    然而热气腾腾的浴缸里,却是血红色的,铁锈味浸的瞿棠哆嗦了一下,挣扎着想要从浴缸中起身。

    里面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滑不溜秋的,瞿棠重心不稳,终是一头栽进了血水中,呛的呼吸不顺,伸出手摩挲着,终于成功抓住了浴缸边缘,重新从血水中钻出。

    看着热气腾腾,实际上凉的不行,瞿棠打了个喷嚏,小脸苍白无比,睁大眼看着镜子里的鬼。

    那鬼看着瞿棠狼狈的模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小少爷看起来真可怜,如果小少爷就是外表看起来的这副样子,该多好啊,只可惜小少爷长了一黑不溜秋的心脏,所以——”

    “活该如此。”

    他肩膀上的血洞那么大,却一点也不在意,手伸进血窟窿中搅和了下,血肉模糊,他手指再次拿出时,手上沾满着血,甚至不断往下流淌,那鬼嘴角带笑的在镜子上写了一个字——

    死。

    尔后,他手指在嘴角划过,留下一道血痕,在漆黑的镜子里,仿佛一把带着寒光的刀,扒开后是团灼灼逼人的烈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