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鞭子落地发出清脆的响声,伴随着周围人阴森而又恐惧的目光,似刀子般,一刀又一刀地刮着瞿棠裸/露在外的柔软肌肤。www.zhaoyuge.com

    瞿棠小脸顿时鲜红起来。

    “小少爷饶了我吧。”

    “小少爷饶了我吧。”

    “小少爷——”

    发出最后一声哭喊的人猛地用脑袋撞着墙壁,唰地惨白的墙壁上很快又是一道红痕,偏偏那人不知疼痛似得,力道愈发重,砰砰砰几声,连带着周围剩下关着的人也跟着鬼哭狼嚎起来。

    瞿棠瑟缩着看向阿笑。

    阿笑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烦,表情却仍是笑着的:“吵死了。小少爷打算怎么处置这些人?”

    瞿棠眸子里雾气朦胧,楚楚可怜地看着阿笑,没过一会儿,眼泪顺着脸颊流淌,滴落在青石板上,阿笑一时慌了神:“小、小少爷?”

    “我……”瞿棠咬着唇,哭着说道,“我饶了你们,你们别吓我了。”

    监狱里的人呆愣着:“小少爷真要饶了我们?”

    手伸向锁。

    瞿棠哭花了,眼前的场景也跟被水浸过一般朦朦胧胧的扭曲在一起,他抽了下鼻子,只能凭借着本能摸到身旁的管家,试图从旁边人身上汲取一丝的温暖——奈何这人身上太凉了。

    一声叹息声闯入瞿棠的耳中,瞿棠懵懵懂懂地抬起眼,喊道:“管家?”

    管家收起笑容,眼神犀利地扫向监狱里的人:“你们想干什么?”

    “小少爷刚刚饶了我们了。”

    管家眼都不带眨的:“你们听错了,等惩罚结束后会放你们出来的,现在不安分,只会延长时间。”

    真的听错了吗?

    他们也不敢问,这个城堡里除了小少爷地位最高的就是管家,甚至比起小少爷单纯的惩罚,管家的手段要恐怖的多的多,他们可不敢质疑管家,一个个低着脑袋缩回手,弯下腰卷成一团。

    “小少爷,别哭了。”管家安慰道,“他们已经不会吓小少爷了。”

    阿笑也手足无措道:“是啊是啊,小少爷要是心里不爽快——”

    他弯腰,率先将地上的鞭子捡起,跪在瞿棠面前,低下头,露出后颈上的一道鞭痕,恭恭敬敬道:“小少爷朝我发泄便是。”

    瞿棠还在哭,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抽抽涕涕地转过身,不看阿笑:“你、你把鞭子收起来,我不想看到这玩意儿了。”

    原身的一大爱好就是用鞭子耍人,这鞭子更是原身的得意之作,原身喜欢阿笑的脸,才将这地牢和鞭子一并交给了阿笑,如今瞿棠这话被系统判定为崩人设,还是性质比较严重的那种,瞿棠浑身痛地不行,踉跄几步,靠在管家身旁。

    管家扶住瞿棠,手放在他后背,给他顺气:“阿笑,小少爷最近爱好有变,你先把鞭子收起来吧,等日后小少爷又想要了再说。”

    阿笑垂着眼:“是。”

    他手腕一转,鞭子自然而然地插/入他的腰间,想了想,又害怕小少爷连带着一起讨厌他,便和瞿棠告退,将鞭子放到角落里。

    系统的判定很简单,哪怕这件事不符合原人设,但只要有合理的解释,别的人都没察觉到异常就不算崩,管家的话一出,系统卡壳了下,判定惩罚失效,电流消失。

    瞿棠打小报告:“好痛。”

    系统心有余悸:【幸好管家误以为你不喜欢,否则这电流下去,你会死在惩罚里的,刚刚惩罚下来你不应该哭的,一直哭只会加重惩罚。】

    瞿棠漂亮的脸蛋因疼痛而苍白,嘴角被咬出殷红,眼里似酝了一壶桃花酒,不仅不让人觉得虚弱,反而看起来更有一种撩人心魄的昳丽。

    被责怪,瞿棠委屈地不行:“我也不想哭,可太疼了,能忍受疼痛的都是魔鬼吧,我是个人,所以哭不是很正常的嘛,你怎么还凶我。”

    系统:[……]

    “很疼吗?”管家见瞿棠抽抽涕涕地,问道。

    “疼死了。”瞿棠撒娇地说道,他看到自己手侧有道血印,一惊,“你看,我都被伤到了。”

    怪不得他先前就觉得手刺痛刺痛的,只是当时被吓得不行,也顾不着那么多了,等这股情绪缓过来后,刺痛感便格外地明显。

    管家看向瞿棠的手。

    肌肤似凝脂一般通透,朦上一层淡淡的晶红色,十指如葱,指尖末端是艳丽的粉红色,仿佛盛开的玫瑰,但又不像玫瑰那样有刺,反而娇娇软软的,跟害羞草似得,一旦受到惊吓就会缩起。

    管家轻轻地将瞿棠的手扶起,弯下腰,在瞿棠惊恐的眼神中,伸出舌头,将瞿棠手上的血仔仔细细地舔干净,眼皮轻抬,看着瞿棠的脸,深邃地眼睛里是瞿棠看不懂的东西。

    瞿棠浑身汗毛竖起,颤颤巍巍的被管家牵着,小声说道:“可能是被鞭子上的刺划到了。”

    “嗯。”管家将血咽进肚中,眼睛眯起,如同饱食后的猛兽,品味着食物,他含含糊糊地说道:“怪不得小少爷今天会那么讨厌鞭子。”

    系统:【惩罚错误,掉落提示x1】

    系统:【提示: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1]。】

    瞿棠认真地想了想这首诗歌的意思,又疑惑地看向自己的任务。

    唔,存活还有提示吗?是说他需要跑到灯火阑珊处才能活下来吗?

    可这首诗说的不是别人吗,和他有什么关系。

    瞿棠眨巴着眼睛,开口问道:“你知不知道哪里有灯——”

    系统:【!!!】

    系统:【警告!警告!不准直接和未知人物泄露提示!】

    好趴。

    瞿棠瘪嘴,放弃投机取巧。

    管家只听了一半,想了想说道:“灯?城堡里都有灯,哪怕是下来的楼梯都是有灯的,只是因为前段时间那里灯的线路被毁,所以暂时用不了,过段时间就会让人来修的。”

    他笑道:“小少爷请放心,不仅城堡里灯火通明,哪怕是外面那些小道灯光也是明亮的,小少爷花园的灯光最充足,所以不用担心。”

    人一旦见到光,恐惧感就会消失很多,瞿棠自信地点了点头。

    说不定这个提示就是让他呆在有光的地方就会有贵人相助呢。

    瞿棠舒了口气,和系统小声说道:“这个提示果然是福利,一猜就让人猜中了。”

    系统:【……您开心就好。】

    它开始怀疑以瞿棠的智商,到底能不能存活一周了。

    系统恨铁不成钢,拐着弯提醒道:【除了主线任务,你不考虑做做别的任务吗?】

    瞿棠眨眨眼:“哪个?”

    系统恨不得将最后一条任务举到瞿棠面前:【找到哭声的真相。】

    瞿棠理直气壮:“那不是支线任务吗?”

    系统:【是支线,但新手第一个副本如果能完成支线任务奖励丰富。】

    瞿棠奇怪道:“这还有奖励啊?奖励能干什么?”

    系统哑了,连新手任务都没通关,瞿棠没有资格知道和游戏有关的东西,半晌只能气汹汹地说道:【反正以后会很有用,你试试看吧,提示都给你了,不做白不给。】

    上次它就是用这个说法把瞿棠骗进地牢里的,瞿棠暗地里哼哼两声,他才不会在一个洞里栽两次,而且还是虚无缥缈的大饼。

    光谈大饼不谈实际的都是资本家,瞿棠才不会被骗呢:“我不要。”

    系统:【为什么?】

    瞿棠有他的一套理论:“太苦啦,这任务一听就要到处奔波,说不定还要去危险的地方,我都已经是小少爷了,为什么要受这等苦。”

    他顿了顿,又道:“再说了,我怕啊。”

    他说这话时语气得意洋洋地,眉飞色舞,连旁边的管家都看出瞿棠现在心情很好了,系统无言以对,只得消声。

    管家带着瞿棠又往前走了几步,最尽头处关押的正是昨天被抓的三个人:“小少爷,这些人都在这里了。”

    瞿棠被阿笑的那个鞭子吓得半死,即使心情缓和不少,也不想在这种阴森森的地方多呆一秒,能强忍着走到这儿完全是觉得管家可靠的缘故,否则拼着惩罚也要跑。

    瞿棠随意问道:“这些人犯的什么错?”

    “左边的是和同行切磋时下了狠手。”

    站在最左边的人高马大,五官深邃而有威严,不怒自威,眼神让瞿棠想起来天空中的老鹰,锋利无比,瞿棠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撞在管家身上。

    管家扶稳瞿棠:“中间的是偷懒,右边的是偷盗。”

    站在最右边的女孩嗓子沙哑,一听就是哭了一整夜:“我没有偷。”

    “当然。”管家用手扶了下眼睛,笑眯眯地说道,“这都是小事,最大的罪还是试图吵醒小少爷。”

    怪不得昨天先是剧烈的轰隆声,瞿棠还以为是管家弄出来的呢,他心里带着歉意,嘴上说话就柔柔黏黏的:“那以前都是怎么处置的?”

    “死。”管家吐出一个字。

    女孩瞬间慌张了:“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

    最左边的男子倒是闭上眼,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靠在墙上,淡定自若,他这个样子和旁边人相差过大,瞿棠没忍住看了好几眼。

    中间的瘦巴青年求助地看向瞿棠。

    瞿棠也有点不忍心了:“那么重?”

    管家点点头:“你看,刚刚她还不承认自己偷盗,一说惩罚马上就忏悔了,可见人啊,就是事到关头才知道悔改,可惜,已经晚喽。”

    女孩脸唰一下惨白,哆哆嗦嗦道:“我、我……”

    她哭起来打的模样梨花带雨,瞿棠有些不忍心,偷偷看了一眼身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