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现场陷入诡异的沉默之中,哪怕管家也没能跟得上瞿棠脑回路,卡壳了下:“什么?”

    瞿棠往后缩了缩身子,半个人都躲在管家后面,越想越觉得对。www.gonyoushu.com

    城堡里是突然出现的哭声,紧接着这三个人就犯了不应当犯的错,连管家这种性格善良的人都觉得不对劲,除了被鬼附身外,还能有第二种原因吗。

    瞿棠瑟瑟发抖:“鬼的话,我们直接在他面前大声密谋会不会不好?他们听得懂我说话吗?”

    系统在瞿棠脑海里欲言又止。

    很显然,眼前这三个人是听得懂的。

    哪怕是一直哭泣的女生都忘记流泪了,呆呆得看着瞿棠。

    “不是。”管家哭笑不得,手捂住额头,“是我表达不明确,他们应该不是鬼。”

    也对,如果真的是鬼怎么可能简简单单就被捉住,瞿棠信了这个理由,撇撇嘴:“吓死我了,那你说清楚嘛,算了,这些人就交给你处置吧,怎么样都好——唔,除了直接杀死,我肚子饿了,想吃饭。”

    他一扭头,对上左边人的眼睛。

    可怕的要死,光是对上眼神就觉得被一座大山压着,喘不过气来。

    瞿棠拉了拉管家的衣角,声音软糯:“他叫什么名字?”

    城堡里所有奴仆的名字和性格都被管家记住,他在脑海里想了一秒不到,立刻回答上来:“君长央,去年进的城堡,签的死契,家里只剩下一个母亲,没有婚约,清白干净,身高一米九,体重……”

    “等等等——”瞿棠连忙打断,“不需要那么具体。”

    再说,后面这些都是什么东西啊。

    跟、跟相亲一样。

    哪怕被当物品一样这么对待,君长央的表情都未变过,板着一张脸,眼皮一翻,黑色眸子里似透不进任何光芒,让人心生害怕。

    瞿棠小声嘟囔道:“看人那么凶干什么。”

    哪怕面无表情,一样让瞿棠害怕,特别是那双眼,老让瞿棠想到森林里的那些猛兽,站在他面前,仿佛下一秒就要被吃掉一样。

    但让瞿棠现在就凶回去,没有这个胆子,只能和管家要来姓名,等离开这里,到君长央看不到的地方,再和管家狠狠告上一状。

    让君长央用眼神凶他。

    瞿棠藏住小心思,美滋滋地点了点头,对管家说道:“我知道啦,那我先吃饭了,这些人就交给你了。”

    瞿棠正要去餐厅时,闻到身上似有若无的血腥味。

    哪怕他没有沾到血,也没有碰到鞭子,可一想到那个场景,便感到一阵害怕,和管家打了个招呼,换了一件白衬衫回来。

    餐厅里早就备好了早饭,瞿棠不喜欢吃西餐,看到早餐前还有点害怕,等进入餐厅,闻到皮蛋瘦肉粥飘来的淡淡清香味,心里的大石立刻落地,呲溜一下往椅子的地方跑。

    前面有个人影,瞿棠熟练地喊道:“管家?”

    那人慢慢转过身。

    瞿棠脚下瞬间乱了,左脚绊在右脚上,差点磕在桌子边缘,还在那人手疾眼快,扶住瞿棠的肩膀,将他扶到座位上,声音冷地仿佛是昆仑山上下了千万年的雪,经久不化:“小少爷。”

    “君君君长央?”瞿棠舌头差点打结,“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刚刚不是还在监狱里当阶下囚吗???

    怎么那么快就登堂入室了?

    啊呸,是赎罪了。

    管家笑眯眯地右手拿着一笼蒸饺,左手一小碟醋和一小碟辣椒,分别放在瞿棠两旁:“不知道小少爷喜欢什么口味,还有别的需要的话告诉我。”

    “等下。”瞿棠猛地拉住管家,手指指着君长央,对上他的眼神,手指又是一颤,讪讪地缩了回去,漂亮的脸蛋上紧张地快要出一层细小的汗珠了,仿佛是早上刚开的花,娇艳欲滴:“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还就站在旁边看着他吃饭!

    瞿棠心都快吓没了,还怎么安安稳稳地吃饭。

    管家笑道:“小少爷不是看上他了吗?”

    “什么时候?”瞿棠下意识反驳。

    管家纳闷地问道:“小少爷当时不是看了他好几眼,还问了他姓名吗?”

    以前每当这个时候,就说明小少爷看重了那人,管家看到君长央脸的第一眼,就猜测小少爷会喜欢,这才特地将人带到小少爷面前。

    哪怕是皇室派来的卧底,只要小少爷喜欢,毒哑了看,戳瞎了,就算打断腿,他有的是办法解决卧底身份问题,只是想着小少爷不是以前的小少爷,或许喜好有变化也说不定。

    直到今早小少爷问起这三人的去处,还特地问了君长央的名字,管家悟了。

    估计是和昨天一样,想玩偷偷摸摸的那种戏码。

    只是在地牢里总归不方便,黑灯瞎火的,那儿地板又潮湿,管家贴心地将人从牢笼里调了出来,放在小少爷身旁伺候。

    瞿棠内心苦,但说不出。

    明明是想告状,把人调的远远地,怎么反倒放在一旁了呢。

    瞿棠吸了一口气,“我不——”

    他的肩膀被人轻轻推了下,瞿棠僵硬地转过头,笑容尴尬,“嗯?”

    摁在他肩上的大手,正是君长央。

    君长央拿了碗筷,放在瞿棠面前,又给自己准备了一双筷子,他似乎从来没有服侍过人,语气生疏而又狠厉:“小少爷,您想吃什么?”

    瞿棠颤颤巍巍:“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君长央也不强求。

    别说,虽然管家在理解瞿棠心意上有很大偏差,但对于瞿棠胃口把控的很准确,都是瞿棠期盼已久的早饭,瞿棠吃了几口后,就把身旁君长央带来的压力忘得一干二净。

    特别是那个栗子蛋糕,瞿棠咬了一口后眼睛瞬间发亮,亮闪闪地看着管家,嘴角忍不住上扬,语气欢快道:“你怎么知道我想吃栗子蛋糕的!”

    “虽然很想说是我对小少爷的心思了如指掌。”管家立在旁边,收拾着桌上的碟子,唇角勾起,笑着回答道,“但的确是我今天听阿笑说的。”

    瞿棠一直觉得敢用白色手套干活的是勇士,直到认识了管家,他无论做多少事,手上的白色收拾永远染不上污渍。

    瞿棠懵:“阿笑?和他有什么关系?”

    “阿笑早上说,小少爷睡觉时一直在说梦话。”管家平时说话眼中就带着笑意和温柔,这让瞿棠不清楚管家是不是在嘲笑他,“说是想吃栗子蛋糕。”

    瞿棠紧紧抿着唇,拉长尾音,嗷了一声。

    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丢脸,瞿棠脸一肃,佯装生气道:“下次说话记得说话的场合。”

    “抱歉。”明明问话的是瞿棠,管家只是回答瞿棠的话,却依然道了歉。

    他这么快的认错,反倒让瞿棠脸上害臊,稍微有一点点感觉自己在无理取闹。

    但也只有一点点。

    瞿棠哼唧道:“没关系,作为惩罚,你再给我做一整个栗子蛋糕吧。”

    一个哪儿够吃,瞿棠馋的不行,那一块栗子蛋糕都是抠抠搜搜吃掉的。

    管家笑容不改:“不可以,糖吃多了会蛀牙哦。”

    “那、三块?”瞿棠讨价还价,举起三根手指,“就三块,我不多吃。”

    管家:“半块。”

    “一块。”

    “那就半块都没有了。”

    瞿棠陷入了沉思,半晌才难为情地道:“好趴,半块就半块。”

    “只剩下四分之一了。”

    瞿棠:???

    他生怕管家还要再往下降,忙不迭说道:“四分之一就四分之一吧,不能再少了!”

    管家有意让君长央在小少爷面前表现,喊道:“君长央,你帮小少爷去厨房拿过来吧,蛋糕在烤箱里。”

    瞿棠蓦地睁大眼,倒吸一口凉气,佩服地看着管家。

    竟然敢命令君长央做事,管家果然很强,他看到君长央的脸就觉得浑身发软,动弹不得,更别说和君长央对话了。

    小鹿似的眼睛清澈无比,一眼就能看穿,管家失笑。

    瞿棠还以为君长央会反对。

    然而君长央只是深深地看了瞿棠一眼,便点了点头,往外面走去。

    直到身影彻底消失不见,瞿棠才舒缓一口气。

    没有外人在,瞿棠本性瞬间暴露,语气跟棉花糖一样软乎乎的:“我就是想吃一块嘛。”

    “明天。”管家笑着说道,“明天也可以为小少爷准备,只不过——草莓蛋糕就要没了。”

    瞿棠两个都想要,试图包围两个蛋糕,撒娇道:“别呀,多准备半块有没有关系,求求你了。”

    他举出两根手指,放在自己面前:“就那么一点点,不会蛀牙的。”

    外面突然传来激烈的吵架声。

    瞿棠懵懵懂懂地转过头:“发生了什么?”

    管家仔细听了下声音:“好像是阿哭的声音。”

    瞿棠第一反应:这人和阿笑是兄弟吗?

    奈何这话要问出口,肯定要被判定崩人设,瞿棠没敢问,从椅子上下来,拽着管家:“我们去看看。”

    吵架的地方就在门口。

    阿哭那张脸甚是眼熟,瞿棠盯了半天,直到阿哭被盯地脸上涨的通红,瞿棠猛地想起来,这不是昨天半夜让他挑选的其中一个人吗。

    一个是阿笑,一个就是阿哭。

    阿哭低声:“小少爷。”

    “发生了什么?”

    阿哭全身僵硬,脑袋似乎都要缩进胸里了,不敢动弹,红着一双眼。

    瞿棠正奇怪着,看到旁边站着的君长央。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