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什么十六岁?”安问道,“啊我是不是听到了不应该听的东西?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www.yihaige.com”

    他看起来一脸懊恼,似乎非常抱歉,挠着后脑勺,然而双腿却是站在原地,丝毫没有走的意思。

    瞿棠毫无警惕心理,反而笑道:“没事,就是随便聊聊而已,怎么样,这个房间你喜欢吗?”

    “嗯!”安重重得点了点脑袋,“就是,离小少爷的房间太远了。”

    一个在走廊最里面,一个在走廊最外面。

    “说起来。”君长央忽然想到什么,轻飘飘地插了一句嘴:“江随安的房间就在这个房间的正下面。”

    瞿棠终于明白为什么刚进房间时,总觉得这里的布置在哪里见过,就连门口的那插画都一模一样,瞿棠往后退了几步,有点不敢接近了。

    安的笑容渐淡:“江随安是谁?”

    “一个人。”君长央说,“和你的名字挺像。”

    他说话时,眼光似是在看后面的房间,余光实则紧紧盯着安的面容,企图从表情上看出点什么东西来。

    他先前查到一些信息,江随安是很小的时候被领养到这座城堡,负责整理花园里的花花草草,性格活泼开朗,父母双全,然而却在某一天,突然消失不见。

    城堡里的人赶忙报警,江随安的家人知道这件事后,跑到城堡里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不给就闹,闹了整整三天,最后还是伯爵出面做主,赔了一大笔赔偿金。

    江随安失踪那年,刚好十六岁,在这个世界已经是能够独立自主的年龄了,再说江随安本来就喜欢往外跑,真失踪了,说不定是自己的问题。

    也得亏伯爵心善,还愿意出钱养江随安一家子。

    江家获得一大笔钱,后半生幸福无忧,伯爵打足了名声,呼声高涨,没有人再斤斤计较着江随安,警方也可以歇一口气。

    这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运转,唯有江随安,永永远远地沉寂在回忆中。

    城堡里产生古怪哭声的那天,正是江随安失踪的当晚。

    只有一点,君长央搞不懂,伯爵早已死去,按照这个年龄算,当时的小少爷也才十来多岁的年纪,江随安又是负责花园的,两个人除了一同在城堡里生活外,怎么看也不会产生交集,就算报仇,也轮不到小少爷啊。

    可惜从安的表情上看不出任何讯息,君长央收回目光,道:“我先回去了。”

    看着他离开后,安的表情瞬间阴沉下来。

    晚上,为了感谢瞿棠的救命之恩,安主动提议想要给瞿棠做一顿饭。

    城堡里有专门负责这件事的人,但瞿棠也不好意思打击安的积极性,和管家商量了一下后同意下来。

    只是做好的饭菜需要试菜,当然这件事瞿棠没告诉安。

    实际上根本没有试菜的必要,安刚进厨房不久,便听到一声剧烈声响,坐在外面的瞿棠瞬间愣住了。

    阿笑还照常做着自己的事,当做没听到。

    管家反应迅速,将人从冒烟的厨房里救了出来。

    安脸上灰扑扑的都是灰尘。

    阿笑眼一抬,嘲讽道:“不会做就不要做,这里有大把的人会做这些事,不需要你逞能。”

    安自知理亏,快要哭出来了:“对不起,我真的以为我会做饭的,我都忘了我失忆了……”

    眼看着两个人又要吵起来,瞿棠一个头两个大,连忙将阿笑拉出厨房。

    阿笑冷哼一声,怒视着安,跟着瞿棠离开厨房。

    比起嘲讽这个人,还是得到小少爷的喜欢更为重要,手心里紧握着的,是另一个人的手。

    肌肤柔软光滑,这是一双从来没有干过粗活的手。

    是小少爷的手。

    阿笑收起一身的羁傲不逊,低着头,喊道:“小少爷……”

    “别闹。”瞿棠说道,“别老跟病患较劲,说不定安以前做饭很好,只是失忆忘记这件事了呢,对吧?不要说得那么凶。”

    阿笑低声说道:“失忆了还记得自己叫安,还记得……”

    还记得常理,知道喊瞿棠小少爷。

    好不容易安抚好阿笑,瞿棠一回头,便看到安仿佛一只被抛弃的大狗狗,淋着雨,耳朵耷拉下来,无助地站在原地,没有去处,只能等着一个好心的主人将他捡回家。

    安抬起头,湿漉漉得眼睛盯着瞿棠,又红着脸低下了头。

    一副不争不抢,小少爷开心就好的模样。

    瞿棠谴责自己的偏心,放下阿笑,立刻朝着安奔去,摸着安柔顺的头发:“别气馁,等恢复记忆就好啦。”

    安握住瞿棠的手腕,扬起脑袋,贴了贴瞿棠的手,乖乖地问道:“那小少爷不会嫌弃我吧。”

    瞿棠一颗心都要化了:“怎么会呢。”

    现在已经是晚饭时间,再不做饭就晚了,管家干脆亲自上阵,收拾残局。

    阿笑眼睁睁得看着小少爷回到安的身旁,气的眼不见为净,干脆回到客厅坐在沙发里,当蘑菇。

    安紧张兮兮地问道:“是不是我惹怒他了?”

    “没有。”面对小可爱,瞿棠当然否定掉,“他就是有些累,让他自己休息吧,对了,你还没有不熟悉这里的环境吧?我来带你!”

    作为刚刚才把这里路线搞清楚的瞿棠,迫不及待得想要展示一下自己的认路本领。

    能够和小少爷在一起,安欣然答应,只是在点头之前,他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紧接着又仿佛不小心看到身后的阿笑一般,身子瑟缩,畏怯地问道:“他也去吗?我有点害怕,对不起小少爷,我太任性了,但我真的控制不住恐惧。”

    这一下让瞿棠想起他刚到这个世界时也是这个心情。

    反正就在这个城堡,还有人陪着,瞿棠答应下来。

    安住在二楼,瞿棠干脆先带着安上了二楼。

    雾气将楼梯挡住,瞿棠未能发现,倒是安似警觉地回头看了一眼,眸子里快速闪过一丝血色。雾气几乎透明,这里又是暗处,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安却是一眼落在了雾气上,勾起嘴轻笑,眼睛愉悦地眯成一条线,快速往上走了几步,雾气跟着他,将后面楼梯一点一点吞噬。

    随着两个人走的越来越远,雾气吞噬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就在即将接触瞿棠的一刹那,安突然回过头,手放在唇上,虚了一声。

    雾气宛如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收回张牙舞爪地气,卷成一个猫咪的形状,落在楼梯上,讨好地喵呜一声。

    瞿棠咦:“嗯?你听到什么声音了吗?我好像听到了猫叫声。”

    安懵懵地看着瞿棠,大惊失色:“小、小少爷别吓我,我害怕。”

    两个胆小的站在一起往着彼此,瞿棠不得不背负起沉重的负担。

    ——再怎么样,也不能让一个未成年走在前面。

    瞿棠说道:“没事,应该是我听错了。”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差点腿软倒地。

    二层走廊的灯还是亮着的,不会有事。

    瞿棠放慢速度,一点点往上蹭着走,为了不让安害怕,佯装镇定道:“这个房间就是你的房间,你应该认识吧,其实看画就行了,第一个房间的画……”

    话愕然截止。

    这是一张和安房间外一模一样的风景画,骄阳烈火给屋檐铺上暖红色的灯光,背景是大片大片地稻草,黑色乌鸦从天空中飞过,稻草人带着一个帽子,东倒西歪得立在稻田中央。

    唯一让瞿棠觉得奇怪的是,在稻草人头顶,站着一只猫咪,眼睛似乎会动一般,直勾勾得看着瞿棠的眼。

    先前这幅画上有猫咪吗?

    瞿棠拧着眉,手放在猫咪头上。

    他似乎听到了一声似幻非幻地惨叫声。

    “喵——!”

    瞿棠眼前是一只猫临死的模样,浑身被鲜血浸透,眼睛上的神采渐渐消失,最后归于无。

    这只猫咪的瞳孔中,倒影着两个人的影子,一个就在眼前,一个离得远远的,看不清。

    这张脸、这张脸赫然就是他的脸!

    瞿棠吓得往后连退4、5步,撞在安的怀抱里,脸蛋惨白,睫羽害怕的轻颤,嫣红的唇也被抹上一层浅浅的白。

    不对,不对,那不是他。

    他是短发,那个猫的眼睛里倒影着的分明是个半长发——虽然不比现在长,却仍能猜得出,那个人应该是原身这个小少爷。

    小少爷和猫有什么关系?

    还有后面的那人到底是谁,总觉得有一丝丝熟悉。

    瞿棠呼吸急促,大脑飞快运转,他灵光一闪,忽然悟了。

    他想不明白,直接告诉君长央不就好了吗。

    “小少爷怎么了?是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吗?”

    瞿棠回过神,点了点头,又赶紧摇了摇头:“没有没有,就是我忽然发现我不是很熟悉这里,要不还是找阿——管家带我们吧。”

    安那么胆小,不能让他知道这些事。

    越说,瞿棠越觉得心惊胆战。

    他们面前的,哪儿是安的房间啊,分明是一楼那件诡异的卧室。

    瞿棠压低声音,生怕安拒绝:“再说,我也有点饿了。”

    安带着看不透的眼神淡淡得看着瞿棠。

    忽而,安笑了笑:“好啊,小少爷的肚子最重要。”

    他的手刚好碰到瞿棠屁/股上的软肉,轻轻舔了舔嘴角,眼眸深邃,说道:“小少爷的心情也最重要,小少爷有事直接说就好了,不需要考虑我的。”

    “还是说,不会真有人会不顾小少爷吧?”

    躲在角落里的蛇,终于主动开始发起第一波攻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