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惊惊出生之后很安静,赵鸣鸣几次哄他,他都不惊不喜,只是睁着圆溜溜,墨如黑曜石一般的眼珠子看她,这让赵鸣鸣越发喜欢这个弟弟,却又希望他能多给一些反应,因此坚持他的小名随她叫。www.fangkongwx.com

    赵含章自认为是个很开明的人,见父女两个都属意这个小名,便答应了。

    所以当年新生的小孩就定了小名惊惊。

    这件事被人传出,慢慢演变成长殿下权威深重,连才出生的二殿下小名都要经过她的同意。

    王氏一度担心会破坏他们姐弟之间的情份,很是下了一番狠手才刹住这阵风。

    当时傅惊惊只是个婴儿,自然一无所知,但赵鸣鸣却是有感觉的。

    她已经知道,她的身份注定了天下人对她的猜度,就连至亲如长公主祖母,也会因为她的身份区别对待她和弟弟。

    也就只有宫里的祖母,全凭本心,单纯的爱她和弟弟。

    觉得她辛苦了,就多爱她两分,觉得弟弟受委屈了,就多疼他两分,笑骂皆由心,简单得不得了。

    长公主府离皇宫不远,出了皇城一刻钟便能到,老远的,等候在街口的下人看见皇家标记的马车,立即撒腿就回去报信,“快告诉长公主,皇太女来了。”

    今天府里一收到皇太女回京的消息便预备着她会来问安,机灵的下人立即就来街口等候,就等着提前收到消息跑回去禀报公主。

    果然,消息一报上,内院便给了赏。

    门房皆羡慕的看了他一眼,立即打开大门迎接长殿下,干得好,他们也会有赏赐的。

    赵鸣鸣和傅惊惊常常要来拜见祖父祖母,就是赵含章和傅庭涵偶尔也要过来孝敬一番,所以门房对接待皇子皇女很有经验了。

    他们才将门槛拆了,内院的任慧姑姑也带着侍女们赶了过来,一行人恭敬的候在大门两侧。

    赵鸣鸣一下马就冲任慧笑,“姑姑怎么又如此多礼。”

    任慧行礼笑道:“您和长公主殿下倒说到了一块儿去,长公主一听说大殿下和二殿下来了,高兴不已,奴婢便自告奋勇要过来接,公主还说,大殿下和二殿下是回自己祖母家,不必多此一举。可奴婢就是想给大殿下和二殿下引路……”

    任慧上前牵起傅惊惊的另一只手,一行人说说笑笑的进门去。

    弘农公主已经让人准备好许多好吃的点心,看到姐弟俩,目光从傅惊惊身上一滑而过,着重打量赵鸣鸣。

    见她脸上稚气稍脱,身上有了股坚毅之感,不由心中颔首,这孩子越来越出色了,看来赵含章是对的,要想孩子成长起来,必须得经历些什么。

    弘农公主嘴角微翘,等他们行过礼,就把赵鸣鸣拉到身边仔细的问起辽东之行。

    赵鸣鸣就特别兴奋的给她讲起她见到的幽州刺史和各级官员,以及打辽东时他们用的战计,陷阱……

    有一战时,他们中军转移时遇到了一支鲜卑援军,她还亲自冲到了最前面,杀首一级!

    弘农公主:“战报不是说杀首两级吗?”

    赵鸣鸣挥手道:“有一级不算,那人被曾越一刀砍去了半边脑袋,我收势不住,戳了一枪过去,他们算我的首级,但那不对,我自己杀的就一个。”

    曾越并不在意那个首级的功劳,因为此战对他来说最大的功劳是保护了赵鸣鸣。

    这是傅惊惊在太后祖母那里没听到过的内容,明明是同一趟辽东之行,讲述的事情却完全不一样,连气氛都不同。

    傅惊惊同样听得津津有味,炯炯有神,跟着他姐的讲述节奏一惊一乍的。

    一直到傅庭涵来接姐弟俩,大家这才惊觉天色已暗,夕阳都西下了。

    任慧立即上前道:“长公主,饭已经好了,您看是摆在花厅还是送上来?”

    弘农公主迟疑片刻后对姐弟俩道:“你们父亲来了,去见他吧。”

    任慧欲言又止,心疼的看着弘农公主。

    弘农公主面上却没什么变化,让任慧送赵鸣鸣姐弟出去。

    赵鸣鸣笑嘻嘻的提议,“把饭摆在花园里吧,现在天好,还有轻风,我们可以一边吃一边赏景。”

    任慧立即应声而去,不顾弘农公主的目光警告。

    赵鸣鸣则拉着傅惊惊去接他们爹。

    傅庭涵也是要过来见弘农公主的,只不过下人报信跑得快,比他先赶到,一家三口在一个月亮门前碰上。

    傅庭涵也是下意识先看了一下赵鸣鸣,见她平安无事,这才笑着牵上傅惊惊的手一起去拜见弘农公主。

    任慧速度很快,已经带着人将饭菜摆好。

    傅庭涵没说什么,行过礼后就和两个孩子陪弘农公主用晚食。

    傅宣不在府中,自赵鸣鸣五岁被立为皇太女之后,朝政安定,他就开始游山访水。

    先是洛阳周边,发现赵含章不管束他,而弘农公主也不阻止他之后,他便开始扩大范围,最后越走越远。

    如今,谁也不知道他在哪个山头赏月看星星找老道士呢。

    弘农公主偶尔和他吵架,认为他不务正业,坏了民风,但人不在眼前之后,发现她气都能少受一些,民间也并未因为驸马的恣意放纵有不好的风气,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不管了。

    所以偌大的公主府里,平时只有弘农公主一个主子。

    任慧一直心疼她,觉得她太寂寞了,只要见到赵含章几人,她就会暗示他们常来陪伴。

    以前,赵鸣鸣是不太懂这些的,但现在她会察言观色了。

    母亲说,不管是作为一个将军,还是皇太女,或是未来的皇帝,察言观色是基本的能力。

    治国如治人,皇帝就好比大夫。

    须得知道症结所在,方能对症下药。

    而大夫,察言观色是最基本的技能。

    作为皇太女,未来的皇帝,她也要具备这条最基本的技能。

    赵鸣鸣给祖母夹了一块炖得软烂的豆腐,给傅庭涵夹了一个藕夹,然后给傅惊惊夹上他最喜欢的大肉丸子,她这才给自己夹了一筷子牛肉,吃得津津有味。

    弘农公主也不由露出笑容,不再担忧他们晚回宫的后果,专心吃起饭来。

    有他们一家三口陪着,今晚弘农公主胃口都好了一些,等吃过饭,天都黑了,弘农公主顺利吃撑了。

    这对于守礼养生的她来说是很难得的体验,她自己都怔了一下。(本章完)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