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点,太阳将将出来一点又被乌云给摁了回去。www.guokewx.com

    卧室内,迟意将自己缩成一团藏在被子里,像只逃避现实的乌龟。

    空调温度打得很低。

    好半天,“乌龟”动了动壳子。

    暖黄的被子下,先是露出一撮不听话的毛发,然后是半颗脑袋。

    “乌龟”凝神听了一会儿,待确定外头没什么异动后,才把头全部伸出,大大地松了口气。

    我!操!

    如果上天能让他重来一次,昨晚他一定不会跟祝渂说那些话!

    他的一世英名!!

    昨天的飞机餐是不是被人放了假酒!

    一想到昨晚发生的事他就感觉从头麻到脚,祝渂昨晚估计快无语死了。迟意爬起来给没电的手机充上电,忍着浑身酸痛从柜子里随便挑了件衣服套上。

    昨天光顾着想事儿了,连祝渂什么时候将脏衣服拿去洗了都没发现。

    他看了一眼床头的时间,都这个点儿了,某人应该走了吧?

    保险起见还是看看为妙。

    迟意蹑手蹑脚将门开了一条缝儿。

    他在心底为自己抹了一把辛酸泪,明明在自己家,怎么搞得跟做贼似的。

    混成什么样了。

    客厅安安静静的,迟意眼神慢慢地往外挪,透过木质的置物架,他看到了熟悉的客厅、开着的电视机,以及沙发上躺着的祝渂。

    视线对上的一瞬间,迟意:“……”

    整个人瞬间激灵了。

    “我还以为你要躲里边儿一辈子不出来了。”祝渂凉凉道。

    “……你看电视怎么没声儿啊。”迟意讪讪,有种做坏事被抓的心虚感。

    “这不是怕某人一辈子不出来了。”

    “……”

    这事儿过不去了是吧?

    迟意笑容慢慢淡下来,手刚碰上门把手,正想着要不再回去躲会儿,反正面子已经没了。但他这想法还没来得及实施,下一秒便听见祝渂从沙发上起来的声音。

    “既然醒了就来吃饭吧,热太多次就不好吃了。”

    迟意讶异一瞬,“还有饭?”

    还热了很多次?

    “……早饭。”

    祝渂一脸看傻子的眼神,“你不饿?”

    “……”

    他确实是饿了,昨晚喝的那碗粥早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化完了,不然也不会憋不住从床上爬起来。

    祝渂一扭身进了厨房,再出来时手里端着一盘菜和两碗饭,看迟意还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啧了一声:“傻站着干嘛,你是少爷?”

    “哦……哦哦。”

    迟意抹了把脸,甩掉心底七七八八的想法,小跑进厨房将剩下的一碗汤和菜端出来。还额外给自己倒了杯水,喝完觉得不妥,又从柜子里拿了个杯子倒满水,走到祝渂对面坐下。

    他把水递给他,打量这两盘餐:“你出去买的?”

    “我出去了谁给我开门?”祝渂接过水来喝了一口,水渍在他唇边沾了一圈。

    “没出去就没出去,不能好好说话,凶什么……”迟意尴尬。

    其实他说的没错,如果真是这样,迟意说不定真的会装死不去开门。

    祝渂掀起眼皮瞥了他一眼,迟意立马坐直了身子,屁股隐隐作疼,但他忍着没出声,只僵硬了一瞬。

    “没凶你。”

    祝渂态度稍稍软化,给他夹了菜,说:“吃饭。”

    他做的两道菜都很清淡,迟意被这小小的细节打动。

    青菜进口的瞬间,他幸福地眯起眼,藏在桌下的腿孩子气般晃了晃。支支吾吾半天最终还是决定开口:“那个……昨天晚上——”

    “昨天晚上是我不对。”

    祝渂打断他,放下筷子自我坦白。

    “怪我太粗心,没察觉到你心里有事儿。昨晚睡觉的时候我思来想去半天,也没反应过来咱俩之间有什么,毕竟那么久没见了。”

    迟意上一部戏档期排得很满,加上祝渂自己平时也很忙,两人一两个月也不一定能见上一面。

    “后来我认真想了一下昨晚的对话,我想我可能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祝渂自嘲地笑了一下。

    迟意被他语气里的认真唬住,不由得屏住呼吸。

    “在你之前,我没有过别人,跟你……之后也没有。我不知道你听说了什么,也不知道是什么事儿让你有了这样的误会——但是迟意,在我这儿,能排得上号的人很少。”

    祝渂抬眼,眼底一片赤诚,认真的情绪一览无余:“昨天晚上那种情况,如果对象换了一个人,我肯定扭头走,你明白吗。”

    “叫什么迟意,叫哥。没大没小。”

    迟意没忍住插嘴。但见对方一脸要打人的样子又连忙止住话头,略微不自在地偏了偏头。

    自己真是疯了,居然会这样在意对方的一句解释。

    “嗯?”祝渂咳了一声,觉得有必要趁此机会将话都说清楚,“所以你到底听谁说了什么?”

    似是觉得难以启齿,迟意先是挠了挠头,又拿手抠指甲。过了良久,他才终于在祝渂耐心的目光中,自暴自弃般地,问出了纠结一晚上的问题。

    “所以,齐木修为什么会有你的微信?”

    “搞了半天你是因为他在闹别扭。”祝渂恍然。

    迟意皱眉:“我没闹别扭。”

    祝渂:“还是说你在吃醋?”

    迟意眉头皱得更深了:“不是吃醋。”

    “我只是比较在意,自己的床伴有没有跟别人一起,这对我来说很重要。”

    他平静地说出自己的想法,“你知道的,我有洁癖。我必须确定我的床伴是否在跟我保持固定联系的同时还和别人搞在一起,如果是这样,那么我觉得有必要重新思考一下我们之间的关系。”

    “毕竟,我们之前也是因为这个才保持这么久联系的,不是么?”

    这些话他似乎埋在心里很久了,说出来时几乎毫无停顿,顺畅极了。

    祝渂猝不及防被一把大刀压住,只觉呼吸困难极了。他脸色捉摸不定,最后竟然笑了一下,说不清是因为什么。

    “所以,你认为我和齐木修是那种关系?”

    迟意迟疑地点了下头,话说到这份上,他哪里还不知道这就是个误会,但…话已出口,况且这些话确实是他想了很久的,如果祝渂不能保证这一点,那两人还是早点断了比较好。

    祝渂了然点头,“我知道了,那我告诉你,我和齐木修并不是那种关系。他之所以有我的微信,是因为他是我表姐夫。”

    祝渂全然没管迟意因为吃到大瓜而惊讶的表情,自顾自将话说完。

    “至于我会不会有别人这一点,你大可放心,在跟你一起的时间我不会去找别人。我也很忙,像我刚才说的,不是什么人都能入我眼的。”

    祝渂唤了一声迟意,眼睛一瞬不眨地看着他,说:“这么多年,我只有过你。”

    祝渂今年24岁,在遇到迟意之前,他一直是一个人。

    迟意被这个信息狠狠地震了一下。

    “…我刚才那么说你,你不生气?”

    甚至还跟他解释这么多。

    “我为什么要生气。”祝渂笑得懒洋洋的,“你会在意这些,是好事。”

    *

    将近三点,祝渂晚点还有事,先开车走了。迟意送完人回来在阳台发现了某人没带走的内裤,白的、四角的、和他的并排挂在一块的内裤,在风里摇晃。

    迟意的心也跟着一起晃。

    他拿出手机拍了个照,然后点开某人的微信。

    :你走的时候怎么不把东西拿完?】

    对方很快回:【先放你那,下回来用】

    不知道被哪个字戳中了神经,迟意竟然好半天没能蹦出一句话。

    回不了便不回。

    他昨晚睡得早,今天又差不多一天没玩手机,昨天刚得了奖,迟意还是得发条微博表示一下。

    点开大眼仔,从相册里挑出昨晚在后台临时拍的照片,随便挑了三张,编辑文字,点击发送。

    「@迟意:合照虽迟但到。ps:我会继续努力的。

    [图片][图片][图片]」

    微博发送不到一秒,迅速涌入几百条点赞和评论,迟意手机被消息弄得有点卡。

    真是神了,这是住在微博了么,每次都来得这么快。

    [什么?迟意发微博了?我一个风驰电掣疾如旋踵举步生风脚不点地倍道而行快马加鞭奔逸绝尘眼疾手快风驰云走就赶来了,然后被帅得如痴如醉酣畅淋漓乐在其中甘之如饴,并向天空大喊一声:没有人能够拒绝新鲜帅气的迟意!]

    [今天被工长骂了:说我水泥拌得太稀,长把我的铁锹锤烂了,问我水是不是不要钱,我不敢反驳他不知道的是,我没有多放水,只是拌水泥时想到迟意太帅了,忍不住不住哭出来,眼泪掉进了水泥里[苦涩]]

    [你怎么发微博也不打个招呼?我只是随便刷了刷微博,还没有做好心里准备,动了动大拇指就这么大一个帅哥跳出来,我受得了?下次注意!!]

    [太好了!!!你小子!!!你还知道发微博啊你!!赶紧死过来给老娘亲一口!!!]

    [呜呜呜呜老公终于发微博了我还以为你死在床上了!!]

    看到这一条的迟意:?

    死在哪?

    该粉丝粉丝id名为【q超市cy一百遍】。

    迟意回了他一条:?

    什么东西?

    就一晚上不见,这互联网又背着他玩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