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KISS×31

    你可是很猛的迟意诶。www.munianshu.com

    “cut!”

    “祝老师演得很不错, 非常出乎我的意料。”林澎拿起扩音器道,吩咐下去:“另外一位主角来了,各部门准备一下, 一会儿正式开拍。”

    话音刚落, 等在一边的化妆师Cindy迅速拿着化妆包上前, 用很大号的粉扑给祝渂补妆。他的长相本就明艳,像普通演员那般上妆的话反而会将这惊艳降低几分。

    原本的样子就很上镜了,再多修饰都会是累赘。他脸上的化妆容素净, 所谓的补妆只是例行走个流程。

    “祝老师,您刚才在镜头里真帅。”Cindy小声感叹。

    她没敢用漂亮这个词汇, 不知道为什么, 她潜意识里觉得, 对方不会喜欢这个形容。但又实在是好看, 她忍不住不说。

    祝渂微微将头往后仰了仰,撩到耳后的头发落了一簇下来。

    他没有太多被人夸赞之后的喜悦, 反应很是平淡, 甚至连眼神都没变。

    “谢谢。”

    礼貌疏离的语气,客套的话术。

    可能是被夸赞过太多次了吧, 能让普通人开心一整天的事情, 对于他来说早已是司空见惯的事情。目前, 能让祝渂这种人在意的夸奖恐怕很少。

    想通这些,Cindy也识趣没再搭话, 安静地做自己的工作。

    补完妆,工作人员过来收道具, 祝渂把手中的画笔丢进笔筒里, 从凳子上起来, 径直朝迟意走去。迟意视线本来一直停留在他身上, 又在他看过来的瞬间收回了视线,转而问林澎:“嗯,什么?”

    “什么什么?”林澎一脑门问号,被这么一打岔,一下子忘了原本打算要做什么。

    “没事。”余光瞥到祝渂过来,迟意一侧身,轻声道:“余老师刚才不是让您过去找他吗。”

    “啊对。”林澎一拍脑门,想起来了,他刚才是要过去找来着。林澎转身就要走,碰巧看到祝渂走过来:“你来得正好,赶紧休息一下,你和迟意先交流一下找找感觉,我去找老余说点事,五分钟后就回来。”

    林澎走了,祝渂走到他刚才站的位置,正好跟迟意面对面,神态放松:“刚在聊什么那么投入。”

    造型老师今天给迟意准备的是一件黑色oversize卫衣,领口很大,从锁骨到胸前那一块儿是空的。从祝渂的视角来看,刚好能隐约看到中间沟壑打出来的阴影。

    “没什么,就说了一下今天的安排。”

    迟意不着痕迹地避开他的视线,偏头去看显示器里的回放。灯光老师在调整机器,一束白光闪过,祝渂被晃了一下,眯着眼盯着那一截修长的脖子上。

    他看到迟意的喉结动了动。

    祝渂抬眼,将目光落在对方安静的侧颜上,说:“没问刚刚,我是说五分钟前。”

    五分钟前,正好是迟意走到林澎和余声身边的时候,那会儿足足有十个镜头在拍,稍微出点差错都能被看得清清楚楚。

    按理说,应当瞧不见他在做什么的才对。

    迟意微微惊讶:“这你都注意到了?”

    “当然。”

    祝渂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和耳朵:“用余光看,用耳朵听,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和谁说了话,我都一清二楚。”

    至于说了什么,很遗憾没有听到。

    和纯种亚洲人不一样,祝渂的瞳孔有点偏蓝色,大海一般的蓝色,认真而专注盯着某一样东西的时候像颗晶莹剔透的宝石。

    被这样的眼睛用真挚的眼神看着,很容易陷进去。陷入浩瀚的大海,孤舟无援,沉沉浮浮。

    迟意暗恼这人观察力之强,压低声音有点咬牙切齿的意味:“你这个人,怎么拍戏还这么不专心!”

    专心的话还怎么发现好东西。

    祝渂勾唇。

    “我看到你看我了。”他倾身,凑到迟意耳边,眼神直勾勾的。鬓边的头发长了,擦到迟意耳廓,后者敏感地缩了缩肩膀,下意识想将人推开。

    在被他推开之前,祝渂抢先开了口:“我好不好看?”

    “迟意,你夸夸我。”

    ***

    说五分钟就五分钟,时间一到,林澎就跟余声一起回来了。迟意从情绪中抽离,耳根有点发烫,恼羞成怒地瞪了他一眼:“祝渂!你贱死了!”

    祝渂直起腰,眼睛里闪着零星笑意,像阳光洒在蓝色的海面上。

    “两位男一号别站着了,赶紧过去准备,马上准备开拍。”林澎挥手赶人。迟意巴不得远离这个莫名其妙发疯的人,当即迈开步子往拍摄场地走,他觉得自己可能有病,才会跟祝渂交流那五分钟。

    《ROAD(归路)》第二场第一镜。要拍的场景是林川带着陆桥来到自己的工作室,给他看自己最近的画作,而陆桥在角落里发现了林川画的自己。

    所有人就位。

    场务打板。

    “《ROAD(归路)》第二场第一镜第一次,Action!”

    迟意瞬间进入角色,好奇地跟着林川来到他工作室的门口,指着门口挂着的那幅油画惊讶道:“这是你画的?”

    “bingo。”

    林川将画取下来,递给他看:“怎么样,还不错吧?”

    陆桥双手拿着,画框冰凉的质感令他的头脑有一瞬清醒。他也搞不懂自己为什么放着画展不看却跟着林川跑来这里。

    无所谓,来都来了,看看也好。

    “好看的啊,怎么会不好看。”陆桥满脸不可置信:“在德国的时候,我还以为你就是画着玩,没想到居然是专业的画家。”

    他当时光顾着拍照了,根本没注意到男人画的内容。

    现在看来,眼前这人不仅不是业余爱好者,甚至还在这方面颇有造诣,很有实力。陆桥做梦都想不到,国际上有名的画家林川,居然这么年轻,还长得这么好看。去画展前,他听人介绍说,林川的家庭在德国属于上层人士,家里很有钱 。

    草,搁这叠buff呢?

    所以,老天究竟给他关了哪扇窗?

    他想得专注,丝毫没注意到自己已经说漏了嘴。林川先是愣了愣,而后捂着脸偏开头,闷声笑了。

    “God knows。”林川的声音很有磁性,像擂鼓一般一下下捶打进心里。

    这不是剧本里的台词。

    迟意迟疑了一下。

    按照剧本写的,林川这个时候并没有回答他的话,甚至也没有这样笑。但林澎和余声都没有喊停,说明祝渂这么做没有问题。

    迟意很快反应过来,把自己代入陆桥,自然而然道:“那God有没有告诉你,他给我开了哪扇窗?”

    为了参加这次的画展,陆桥出门前特意去理发店弄了新发型,理发师给他烫了蓬松的、棕色的卷发,整张脸看起来更小了。他皮肤白,眼睛也大,跟人交流的时候里面闪着真诚的光。再配上这身减龄的衣服,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才十八岁。

    陆桥一脸期待地看着他。林川想了想,说道:“当然,上帝说,他赐予了你容貌、幸福、健康,以及能够和我相见的机会。”

    “上帝把你送来了我身边。”

    情绪有一瞬间抽离,迟意呆了两秒。随后,他笑了起来,开玩笑道:“你们搞艺术的,是不是天生这么会说话呀?”

    镜头最后停留在两人相对而笑的温馨场面。

    “cut!”

    场内顿时活了过来,林澎颔首道:“不错,开拍的第一场一条过,好兆头。”

    Cindy和迟意的化妆师一起上来给两人补妆。剧本里,陆桥是小太阳的性格,所以造型师和化妆师都在尽力把迟意往年轻了打扮。

    说来奇怪,明明看着挺有攻击性的一人,为啥烫了个头气质就变了,不用怎么化妆,就已经很年轻了。

    难道是有什么玄学存在吗。

    迟意现在这个样子,要是被他的粉丝看到,估计又要嗷嗷叫吧。到时候老婆粉变妈粉,想想那画面,简直了。场内各自忙碌着,余声走过来,先是评价了一番刚才的表演,接着才看向祝渂:“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会想到加这几句台词吗?”

    他脸上的神情看起来很轻松,没有责怪的意思。迟意犹豫了一下,也看向祝渂。

    祝渂淡淡道:“当时也没想那么多,顺口就说了。”

    “后面那两句话呢,也是吗。”

    他指的是“上帝赐予你容貌、幸福、健康”以及“上帝把你送来了我身边”。祝渂说的时候一气呵成,像是在心底想过无数次。

    之前那句还可以理解为巧合,那么这一句呢。

    “那一句?”祝渂飞快地看了迟意一眼,说:“我也不知道。”

    余声疑惑:“你怎么会不知道?”

    祝渂没有回答。但余声却固执地等着,看起来很想要一个答案。正是僵持之际,迟意的声音插了进来:“祝老师,你不会这么快就入戏了吧。”

    “我倒觉得你加了这段之后,让林川这个角色更加立体了,他本就是这么鲜明的人设。”迟意冲他比了个大拇指,毫不吝啬地夸赞。

    祝渂盯着他大大的笑容看了两秒,说:“迟老师也是。你也很厉害。”

    休息了几分钟,《ROAD(归路)》第二场第二镜第一次开拍。

    林川将画挂回去:“你想知道我那天在画什么吗?”

    陆桥毫不犹豫地问:“画了什么?”

    “就知道你没看见。”林川摁开指纹锁,滴,门开了。他热情地邀请陆桥进去:“我最近画的画都在这里,要不要试着找找看。”

    “找你那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