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息室内安静得落针可闻。www.nantuwx.com

    唯有灼热的呼吸声。

    祝渂没说话,直接倾身掐着他的下巴吻了过去。

    舌尖长驱直入,拇指抵着迟意下巴,迫使他仰起头被动承受。

    迟意气息微乱,手不自觉地攀上男人的背,摸到了对方西装下紧绷的背肌。祝渂的吻和他锋利的长相一样,非常霸道。

    沉默被两人交缠的呼吸、难耐的闷哼所取代。

    祝渂空出一只手将领带松开,又去扯迟意的。

    迟意抓住他作乱的手,从其嘴里尝到了咖啡的苦味,是冰美式纯正的苦,一点甜没有。他不喜欢这个味道,才亲了一会儿就忍不住往后缩。

    于是祝渂便在他下唇瓣上咬了一口,匆匆结束了这个吻。

    人也往后退了一步。

    衣摆被祝渂撩到了腰腹上,迟意将其抚平,又自顾自整理领带,头也没抬地说:“我明后天都没工作,今晚回宝山路那边的公寓。”

    一句话里包含了太多意思。

    他不信这人理解不了他的意思,也不信他将自己背着众人叫到这里就只为亲这一口。

    迟意抬头,从祝渂微敞的领口滑过,而后盯着他透着散漫的眉眼看。

    果然,祝渂的眼神立刻变了。

    “一会儿结束,坐我的车回去。”

    *

    从休息室出来,迟意给司机发了消息,让他一会儿载着陈哥和小丁先回,不用再来接自己。

    将手机揣回兜里,迟意往场馆内走。而祝渂正巧也在助理的陪同下从另一个入口进来,两人迎面相遇,直到擦身而过也没有看对方一眼,仿佛休息室内的火热从未存在过。

    不远处有站姐默默记下这一幕。

    在那之后,迟意听见后面传来祝渂助理介绍自己的声音。周围的人形形色色,各自应酬,他顺着路往回走,眼前忽然冒出和祝渂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去年,好友楚熙跟人合资做一家酒吧,开业的时候迟意去给他捧场。那天,他刚进门就被楚熙的助理拉住聊八卦,说老板酒吧来了一个特好看的男人,不是圈里的,长得简直了,他听见周围的人说话,都在老婆老婆的喊。

    楚熙从小就玩得花,开的是个gay吧,一般都只接待他们那个圈子的人。

    迟意便想去看看这个“老婆”长得有多好看,于是放下手里的花篮跟着助理跑去瞅了一眼。

    他看到对方正孤身一人坐在矮沙发里,戴着一副无框的金丝边眼镜。

    一双长腿无处安放似的,微微敞开着,手里握了半杯酒,在这种纵情酒色的场合中,淡漠得像个误入的贵族公子。

    高贵、神秘,跟周遭一点都不搭。

    嘈杂的环境让他轻轻蹙着眉。

    迟意至今都记得祝渂当时偏头朝他望过来的眼神,那一刻,他察觉自己的呼吸都沸腾了。

    ——这男人是个极品。

    ——床上床下都是。

    **

    再回到座位时,齐木修和向如歌已经到了,正隔着他的位置聊天。

    两人相熟,迟意在边上站了一会儿,心里正犹豫要不要过去,向如歌却先一步看到了他,并热情地跟他挥手打招呼:“小意,这边。”

    迟意抿着唇走过去,弯腰和两人打招呼,“齐哥,向姐,初次见面,我是迟意。”

    齐木修和向如歌都是三十多岁,两人是老搭档了,同一年拿下影帝影后头衔。

    他们在大众眼前活跃的时候迟意还在学校上学,近几年更是没什么接触的机会,虽然以前也有过同台的活动,但像现在这般正儿八经的接触还是头一回。

    向如歌跟他握了手,两眼放光地瞧着他。

    “小意,你真人好好看!你是不是不上镜啊?”

    按资历,真算起来,迟意比两人出道都还要早几年。再加上他本身的人气,以及谦卑的态度,向如歌非常愿意跟他接触。

    况且,谁会不想跟帅哥说话呢!

    迟意腼腆地笑了笑,说了声谢谢。转而向齐木修看去时,却发现对方一直在打量自己,目光一错不错。

    眼神中带着点兴味,并非纯粹的前辈打量后辈。

    迟意沉默地跟他对视了一会儿,再次开口时换了一个称呼。

    甚至连语气都变得有些疏离,伸出去的手也收了回来。

    “齐先生?”

    齐木修似乎察觉到他的冷淡,便笑着解释,“抱歉,我只是觉得你的口红有点好看。”

    向如歌没有察觉到两人之间奇怪的氛围。

    即使察觉到了,她也会装作没察觉到。

    “——真的诶,小意,你这口红是什么牌子的啊,有链接吗?”

    迟意皮肤偏冷白,尤其是在场馆内这样的灯光下,显得他的唇更红了。他的唇形很漂亮,祝渂第一次亲的时候便夸过这一点。

    不过迟意原本的唇色就很好看——他化妆时基本不涂口红。

    在齐木修这样模糊的态度下,迟意并不清楚对方只是单纯地夸他的唇色好看,还是看出来了什么,故意这么说的。

    但后者几乎不可能。

    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齐木修在他心中的形象已经大打折扣。

    迟意在位置上坐下,小声地同向如歌解释了一番,接着便没有再说一句话。即使向如歌在之后的时间里,热情地邀请他加入聊天,他也只是礼貌性的回了几句。

    或许是看出他兴致不高,再加上颁奖典礼就要开始,向如歌便没再继续聊天。

    此次典礼依旧是微博和某视频app一块儿同步直播。

    随着时针指向八点,场馆内陷入一片黑暗,唯有舞台上打了两束光。一男一女两位主持人站在场中央,大声向观众问好。

    长臂摄像机推拉镜头,大屏幕上依次出现举着各家灯牌的粉丝们。

    可以清楚地瞧见,场馆内,黄色和红色的灯牌是绝大多数。

    黄色是祝渂的应援色,红色是迟意的。

    也就是这时,镜头忽然给到迟意,场馆内立刻爆发出一阵尖叫。迟意本来就盯着大屏幕看,见自己出现在上头,便勾唇笑了笑。

    众人被他的笑容秒到,尖叫更为大声。

    镜头跟着往后推,向如歌和齐木修出现在镜头中。只见两人跟约好似的,同时伸出手,各自比了一半的心。

    然后隔着迟意合成了一块。

    迟意:“……”

    直播间,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了,齐木修和向如歌是一点活路都不给我们迟意啊!”

    “呜呜呜近看迟意也太帅了吧!!好想去现场啊,平等地嫉妒每一位和我老公呼吸过同一片空气的情敌们!”

    “齐木修和向如歌真的好有爱,他们不会真是一对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迟大明星有点惨哦。”

    “所以是哪个缺德的场务安排的座位23333”

    “神颜[色]舔舔!”

    就连台上的主持人也忍不住cue他:“看出来我们的迟意有点懵了,齐影帝和向小姐之前没有跟迟意商量吗?”

    向如歌捂着嘴咯咯直笑,齐木修脸上也噙着笑意。迟意无奈,导播赶紧将镜头转走。

    导播也不是没有眼色,只见镜头一晃,祝渂的脸便立刻出现在大屏幕上。

    镜头拉得很近,几乎是怼脸拍摄。高清到甚至能看得清楚男人脸上细密的绒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婆好美!!”

    “今天也拜倒在老婆的神仙美貌中!”

    “祝渂!!!老婆!!”

    “别管,今天信女就是尼克劳斯氏!”

    屏幕里,祝渂不知道在看什么地方,两片薄唇紧紧抿着,眉心微蹙,神情有些冷淡。

    似是察觉到在拍他,略微偏头,极其敷衍地瞥了一眼,很快又收了回去。

    场馆内先是安静一瞬,下一秒,尖叫声更上一层楼。

    主持人被现场粉丝们的热情震惊到了,而导播显然是懂什么是流量密码的,连着给了祝渂足足一分钟的镜头。可就是如此,对方愣是连一个眼神都没再给过。

    一点面子都不给。

    迟意扭头往祝渂的方向看过去,那一束白光下,男人姿态慵懒地靠在椅背上。

    神情寡淡,对周围的喧嚣充耳不闻。

    即使处在热闹中心。

    两人都在第三排,一个靠左,一个靠右。座位排成了弧形,中间留了过道。

    忽地,对方似有所感,稍稍偏头往他所在的地方看了过来。

    迟意愣了愣,场馆内挺暗的,不确定他是否是在看自己,也不确定刚才匆匆一瞥间两人是否有过对视。

    他正愣着神,大屏幕里的祝渂却忽然勾唇笑了一下。

    在众目睽睽之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