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意有些意外,“您跟他提我了?”

    “是的。www.mishiwx.com”余声回想起刚才和祝渂的通话。

    几天前,他从一个杂志社社长朋友那里得到了祝渂工作室的邮箱账号,并于昨天忐忑地发了一封邮件过去。

    邮件很快被查收,不到半小时,余声就接到了一个上海本地的电话。

    竟然是祝渂亲自打来的。

    “您好,我是祝渂。”

    话筒里传来好听的男声,和记忆中那人很像,余声有些恍惚,一时间分不清现实与回忆。直到祝渂再次出声询问,他才反应过来:“抱歉,刚才有点事。你好,我是余声,之前冒昧给你发了封邮件。”

    “我知道,”祝渂说,“我看到了,我只有一个问题,您附件里的消息真实吗?”

    “都是真的。”余声顿了顿,直接问,“你想知道什么?”

    祝渂索性开门见山道:“我想亲自向您确认一下,饰演陆桥的演员是谁?”

    尽管不知道他问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但余声还是回答了:“是迟意,我想你应该听过他,前几天才跟他确认完这件事,你——”

    “我知道了。”

    祝渂没有再听他后面的话,也没有必要。

    他已经得到了想要的答案。

    “抱歉打断您,邮件里附带的部分剧本我已经看过了,可以出演,稍后我的助理会联系您,与您公司对接。”

    “……”

    余声说:“……我刚跟他助理对接完,就赶紧打电话来通知你了。迟意,你之前说的话还算数吧?”

    明显祝渂就是冲着迟意来的,虽然不清楚两人之间有什么渊源,但他心里清楚,如果迟意这边发生什么变故,那么祝渂那头可能也谈不成了。

    外头传来些许动静,化妆师和助理要进来了。迟意回头看了一眼,再多说些什么已然来不及。

    “当然算数,余老师,我很期待与您的合作。”

    将将挂断电话,休息室的门就被敲响。

    “请进。”

    一颗脑袋从门外探进来,居然不是陈哥或者化妆师。

    “迟意哥,打扰了!”

    迟意认得他,叫段星宇,今年星光大典最佳新人奖的获得者,只是他不记得自己和对方有什么交集。

    迟意颔首:“你好。”

    段星宇背着双手站在门口,一脸局促,明显是被他有些冷漠的态度搞懵了。

    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口了。

    “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不知道为什么,迟意对这孩子印象不错,更是觉得心底那一丝好感来得莫名其妙:“别站在门口,进来吧。”

    段星宇试探性地迈出一只脚,见他没反应,才接着迈出了第二只。

    “你是来做贼的吗?”迟意被他的小动作逗笑了,把身边的椅子推过去,“坐。”

    “我不坐不坐。”段星宇摆了摆手,脸色薄红,看起来似乎很不好意思。

    但他眼神是清澈的,也在努力地介绍自己:“迟意哥,我叫段星宇,段是段誉的段,星是星星的星,宇是宇宙的宇。这次也是来拍宣传片的……”

    迟意装作没看见他的紧张。

    “我知道你。”

    “真的吗?那我可以加您一个微信吗?”段星宇立刻掏出了手机。

    这么直接?

    迟意愣了一下,“我还不知道你来找我是什么事。”

    他虽然对这孩子印象不错,但还没到随随便便就交换微信的程度。

    迟意不大喜欢社交,在他看来,微信是很私人的东西,他不想加太多无关紧要的人。

    与其一直躺列,不如一开始就不要加。

    而与工作相关的,他一般给的是工作室的微信。

    迟意这性子,段星宇多多少少是听说过的,来之前也做好了被拒的准备。

    听他这么问,以为没戏了,忙道:“啊不行就算了我也不是一定要加的,只是我听经纪人说,之后咱们会有合作,恰巧您今天又在这儿,就想着提前认识一下来着……”

    反正他按照经纪人的要求做了,只不过没成功而已。

    迟意问:“什么合作?”

    “就是王者的一个……活动吧。”段星宇艰难地回想工作内容,“迟意哥您是王者的新代言人,之后会跟几个战队一起直播打游戏,我也在里面,我是嘉宾哦!”

    他说这话时,眼睛弯弯的。

    段星宇或许不知道,他努力思考的样子真的很像一只小狗,心里想的什么全写在脸上。

    “还有这事儿?”

    或许这就是年轻人吧,迟意笑了笑,大方地拿出手机,“你胆子真大,这儿你是第一个问我要联系方式的人。”

    段星宇挠着头:“我比较莽。”

    今儿来的好多人都想要他微信,但迟意毕竟跟他们咖位差太多了,想归想,没什么人敢。只有段星宇,初生牛犊不怕虎。

    “挺好的。”迟意点头,调出微信二维码,“你扫我吧。”

    段星宇一脸不敢相信:“啊?”

    迟意挑了挑眉:“我扫你也行。”

    “不不不!怎么能麻烦您呢!我扫,我扫您!”段星宇连忙打开微信扫码,直到申请发送都觉得很不可思议。

    居然加到了……

    迟意点了同意,头也没抬地问:“你不是我粉丝吧?”

    段星宇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这么明显吗。”

    演技超烂的。

    “还好其实。”迟意没明说,将手机揣了回去,“那下次直播见了。”

    加完了微信,段星宇自然没有理由继续留在这里。况且马上就要开始拍摄了,迟意还要化妆,他在这儿只会碍事。

    能要到联系方式已是难得的惊喜,他不贪心。

    门被关上,休息室又只剩迟意一个人。

    他低头,退出和段星宇的聊天界面,继续做之前没做完的事。

    :刚才遇到一个很有意思的小朋友。】

    发完,把手机倒扣在桌面,迟意小声哼着歌,百无聊赖地抠着指甲。

    大概一分多钟后,手机震了一下。

    【啾咪:你喜欢?】

    :只是想到了年轻的我】

    也和他一样,满身都是活力。

    过了片刻,对面回:【迟老师,你现在也很年轻。】

    迟意定定地了看着“迟老师”三个字,心里有些痒,索性趁热打铁。

    :今天有空没。】

    而祝渂却还在纠结之前那个问题:【迟老师喜欢那样的?】

    哪样的?

    段星宇那样的么?喜欢倒谈不上,只是觉得有趣,觉得对方的气质有些熟悉。他看得出来段星宇本来也不是很想和他接触,今天之所以敲响休息室的门,恐怕也是被经纪人要求的吧。

    而且那孩子一看就不是gay……

    他就是再混账,也不会对直男下手。

    就那么一瞬间,迟意想挺多的。他有些自嘲地笑了笑,真是闲的,他居然会跟祝渂讨论这个。

    【我不……】

    字打到一半,祝渂发了条消息过来:

    【啾咪:希望迟老师不要双标。】

    :?】

    这回对面沉默了足足有五分钟,连化妆师都拎着包进来了。

    “不好意思迟老师,我迟到了,之前有点事耽搁了点时间,真是不好意思!”

    手机震了两下,迟意低头看。

    【啾咪:上上周,迟老师还警告我不要找别人】

    【啾咪:我反正没找别人,希望迟老师你也能做到】

    “……”

    一瞬间,他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笑。化妆师见他表情怪怪的,以为是自己迟到太久惹得他不高兴了,连忙不住地鞠躬。

    迟意表情淡淡的,心里微妙地有些不爽。

    说不上来什么原因,竟连开口说话的想法都淡了许多。

    迟意把手机往桌上一放,淡声道:“我没事,赶紧上妆吧。”

    另一边的祝渂久久没等到回复,心情顿时变得烦躁。

    他盯着手机看了好久。

    办公室门开着,刘助理拿着打印好的剧本过来。

    “老板。”刘助理敲了敲门,说,“这是剧本,我打印好了。”

    祝渂正烦着,哪还有心情看剧本。

    他冷声道:“拿回去,别来烦我。”

    只见半小时前还好好的老板忽然变得这般蛮不讲理,像只窝被端了的野兽。

    “啊……”

    刘助理早已习惯自己老板的喜怒无常,闻言也不觉意外,抱着剧本扭头就要走。然而她还没走出几步,又听见办公室里传来冷冽的一声:“回来。”

    这在意料之中,她本就是走两步意思意思。

    “刚才您在和迟先生通话?”

    这一年多来,只要是跟迟先生沾边的事,她家老板经常如此。

    祝渂给了她一个眼神,刘助理讪讪,自觉多嘴,忙从善如流地将剧本放到桌上,仿佛没听见之前那句“拿回去”。

    “剧本给您放这了,有事您喊我。”

    拇指关节厚的剧本静静躺在桌面上,文件夹表面还泛着电脑屏幕冰冷的蓝光。迟意那张无所谓的脸、淡漠的眼神出现在上头。

    祝渂恨恨地磨了磨牙,恨不得现在立刻马上将人抓过来狠狠蹂.躏,定要*到他亲口说出讨饶的话来不可!

    *

    这次的电影节宣传片阵仗挺大的,据说成片出来之后会tv6连续播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